>

4本Vogue姐妹刊突然关停金沙城中心:,时尚网站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4本Vogue姐妹刊突然关停金沙城中心:,时尚网站

  作为时尚类报道的网站,The Cut在2008年首次创立时还只是《纽约杂志》下设的一个时尚博客,在2012年经过改版升级后,成为了一个独立的时装及生活网站。他的报道内容虽然在最初以时尚类为主,但是经过升级后涵盖了政治、热点问题、美容、健康、时尚与购物建议等多个方面。除此之外,它还投资了原创摄影,包括时尚摄影、国际街拍、产品范围等方面,开创了“名人时装杂志摄影欣赏”的经典栏目。

就在前不久,《ARTnews》以同样的价格向另外几位不同的买家发出了出售意向。

母婴杂志同样面对传统媒体转型的痛点。“其实儿童时尚,跟成人时尚是一样的,如果你线下媒体不转型,生存空间越来越窄,在中国这个趋势尤其明显,大家都知道中国的digital已经是全球遥遥领先的了,”贺晓青提醒道。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的杂志品牌通过网站与社交媒体“链接至”各个童装以及儿童用品品牌购物页面。值得注意的是,出版旅行生活杂志《Papersky》的日本Knee High Media媒体集团推出的儿童纸刊《Mammoth》,早在2008年就演变出包含野营、音乐节、户外学习等活动的品牌项目Hello Camp,创造了门票收入,该集团除杂志出版业务之外也延伸至广告创意、活动举办、店铺等领域。

值得关注的是,Vogue中国的姐妹刊物与Vogue意大利姐妹刊物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的重点并不在于纸质刊物本身,而是与之配合的线上推广,并通过推出新刊物笼络更多读者群体。而Vogue意大利姐妹刊物由于创刊早,其办刊模式仍然停留在纯纸质刊物上,已经逐渐成为集团的累赘而非创收动力。

金沙城中心 1

《ARTnews》现任主编莎拉 道格拉斯(Sarah Douglas)在 2014 年 7 月加入。之前,她是《纽约观察家》(the New York Observer)周报的文化编辑,加入之初,她将原团队带入了新公司,进行了人事 大换血。《Art in America》的主编自 2011 年起由曾任彭博社艺术品市场记者的林赛 波洛克(Lindsay Pollock)担任。

时装杂志并非没有活泼孩童的身影,对各类国外版权合作时装男女刊而言,多以增刊与别册的形式出现,比如《Ok!精彩》杂志自2014年开始出版的童装别册《Ok!精彩宝贝》,呈现故事、产品推荐、食谱等“传统”杂志栏目,主要关注明星子女。除以别册形式,男女刊也有邀请儿童模特出镜拍摄时装大片,比如《Ellemen 睿士》2018年五月刊亦有一组时装大片聚焦儿童;或为迎合父母对特殊场合童装的需求进行购物推荐。“每年一些固定的时间,比如’六一’儿童节、圣诞节,我们都会策划相关选题。在购物shopping栏目会关注当下童装流行趋势,以新颖方式呈现。其它时装杂志应该会有童装相关内容,但多数主流时装杂志并不开设固定的童装栏目,”《Grazia 红秀》杂志执行副主编兼时装总监毛婕对BoF表示。

此次停刊的4本刊物,包括1968年就推出的男性时尚重量级刊物L'Uomo Vogue,其覆盖人群达到30万。新娘刊物Vogue Sposa是一年出刊两次读者人数达20万人。双语儿童时尚杂志Vogue Bambini为季刊,每年推出四期。在配饰领域拥有重要地位的Vogue Gioiello为意大利语和英语双语刊物,一年四期。

  “The Cut看待时尚和女性都有一个非常特别角度,我们希望读者能在传统的时尚刊物中认识到这一点,” Bugbee说道,“The Cut的读者可能比《纽约杂志》的普通读者更关注时尚,所以我们将进一步深入研究,这可以帮助我们扩大The Cut的影响力。”

彼特 布兰特

抖音从何而来,抖音向何处去

不过,全球传媒和出版集团似乎已经分化为两种改革路线。一种是以康泰纳仕意大利为代表的精简路线。该集团认为,要想在出版业保持绝对优势,就要集中火力发展旗下最优秀的媒体品牌,拉开其与竞争对手的差距。因此,他们倾向于放弃更多细分市场,专注于经营Vogue、Vanity Fair、GQ等核心品牌,削减不够强势的姐妹刊物。与此同时,集团也解决了统筹多个姐妹刊物,使其保持品牌一致性的难题。

  过去的一年,纸媒杂志经历了一个寒冬。在不久前,《Interview》也宣布加入停刊大军后,业界媒体再次开始思考起纸媒的未来。

《ARTnews》网站称其杂志拥有来自 123 个国家的 18 万位读者(此数字不是杂志发行量而是读者数量,因此无法确认),而《Art in America》也声称自己约有 20 万位读者(仍然无法确认)。创刊于 1922 年的《The Magazine Antiques》每年出版 6 期,而《Modern Magazine》按季度出版,于 2009 年开始发行。


金沙城中心,尽管重组与停刊是出版商止损的必要手段,但接连不断的停刊消息令出版业士气持续低落。美国版《悦己Self》、《Lucky》、《Details》杂志先后停刊,《Penthouse》杂志关闭印刷刊物,《More》杂志则完全关刊,康泰纳仕意大利又一次性宣布4本杂志停刊。

  导语:时尚资讯网站The Cut在推出自有品牌后,将接管《The New York Magazine》2018年的秋季印刷品发行。

据路透社报道,为了得到杂志的所有权,布兰特将收购 ARTnews SA 公司 47.61% 的股份。这就意味着,由俄罗斯艺术市场分析师兼投资人谢尔盖 斯凯特奇科夫(Sergey Skaterschikov)掌管的 Skate Capital Corp 公司将向布兰特出售价值 6600 万美元的 ARTnews SA 公司的股份,售价为 3400 万美元(约 2.1 亿元人民币)。

回力试水高端能走多远?

作者 | Drizzie

金沙城中心 2

《Art in America》和《ArtNews》将继续执行每年 11 期的出版计划。据内部人士透露,《ArtNews》仍将发行主题类特刊。

新年必备时装造型课程:向全球知名、拥有超过30年在《Vogue》、《Elle》、Chanel和Prada工作经验的Lucinda Chambers学习专业时装造型知识。

纽约时报认为,Goop与康泰纳仕集团推出新杂志意味着要将Gwyneth Paltrow推为健康生活方式领域的奥普拉(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同时也是令线上的生活方式品牌实体化的一种表现。

  然而,现如今纸媒行业整体的衰落是不争的事实,越来越多的读者认为网络媒体更方便、时效性更强而且限制更少。但关于这一点,Bugbee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ARTnews》运营历史

Topshop 2017财年业绩下滑

除了康泰纳仕中国,国内的主要出版集团也越来越倾向于矩阵模式。《T Magazine》中文版母公司栩栩华生集团,目前正着眼于文化、时尚、设计、旅行、美食、生活方式、潮流电商等诸多细分领域,旗下拥有《T Magazine》中文版、《Kinfolk》、《NYT Travel》、《Drift》、《XER》、《SITT》等媒体品牌。其中《Kinfolk》专注于家居和生活方式,《Drift》则聚焦于更加小众的咖啡文化。

  “纸质媒体给我们提供了一种不同的媒介,让我们可以尝试一些更庞大的想法,这些想法在网上不太容易执行,”但她仍然对内容的透露显得很谨慎,“就内容而言,它不会与你在The Cut上看到的截然不同。但相信也会给你一些惊喜。”

《Interview》创刊号

全球最大社交时尚电商交易额突破10亿美元

与此同时,康泰纳仕集团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赫斯特集团则在去年宣布,集团正在与市值310亿美元的民宿共享平台Airbnb共同筹备出版一本全新旅行主题杂志Airbnb Magazine。该杂志仅设置纸质形式,并将于本月23日首发35万本,其中包含45页广告。而这本杂志最大的买点是,其选题策划是基于Airbnb匿名采集的庞大数据库进行决策的。

  据《女装日报》报道,一直以来致力于为女性用户提供时尚话题的网站The Cut将接管8月20日在报摊上发行的《纽约杂志》秋季时尚版块的报道。虽然隶属于《纽约杂志》的The Cut在此之前就会定期的在该刊物上刊登仪式上为主题的文章,但这次,The Cut将把自己的板块增至60页左右,并首次采用自己设计的封面。

不管合并后的期刊未来的走向如何,结局都不会是乐观的。我们姑且将其看作是纸媒安魂曲中的一章吧。再品一品其中滋味,只不过是艺术领域的话语权渐渐地臣服于时尚与明星的世界,以及短期的经济利益罢了。

“今日讨论”是BoF时装商业评论新开辟的讨论栏目,欢迎与我们分享您的看法、建议和观点,我们将在每个月为最佳讨论参与者寄出精心准备的礼品。

Vogue Sposa

  然而,在如此惨淡的光景之下,却有人“逆流而上”计划在纸媒领域开辟新的事业。而这位“勇士”就是《The New York Magazine》(以下称《纽约杂志》)旗下时尚资讯类网站The Cut。

媒体业常说的一句话是:在过去的 10 年间,这个行业的变化要比过去 100 年加起来的还要大。前两天爆出的《ARTnews》与《Art in America》两刊合并就是艺术类媒体对这句话最为生动的演绎。

近年,不少拥有独特视觉的童装与时尚纸刊杂志,纷纷转攻社交媒体和网站建设。比如法国的《DooLittle》、韩国时尚与生活方式公司Around Inc.旗下的《Wee》杂志,更有一批带有强烈“千禧一代”色彩的亲子类媒体品牌,比如总部位于香港的潮流传媒集团Hypebeast开设了独立网站Hypekids,关注“潮爸潮妈”给孩子们穿什么买什么;Forever Young与The New Story Magazine都关注女性自身成长,将孩子与创意进行策划;Hey Mama则瞄准职场妈妈并积极进行活动运营、培育本地社群。Fatherly亦是关注父亲养育的新媒体网站,目前时装造型仅限于“Style”版块。另外,小众如《A Part Magazine》等造型杂志也将镜头对准了小朋友,大众如《纽约时报》也在去年增设了《The New York Times for Kids》的报纸副刊,撰写孩子们关心的“严肃”内容,邀请少年专栏作家等。

据悉,栩栩华生即将推出《NYLON》中文版,吸引20岁到35岁之间对时装和亚文化感兴趣的年轻群体。早前有传闻栩栩华生已引入英国年轻人时装杂志《Dazed》,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后者的合作对象变为现代传播集团,现代传播集团与Dazed Media成立了Modern Dazed合资公司,联手收购原LVMH旗下文化短视频网站NOWNESS。《NYLON》或可视作《Dazed》的替代选择,二者定位相似,在栩栩华生集团中承担着吸引年轻人细分群体的责任。

  至于杂志的具体内容,The Cut的董事长兼总编辑Stella Bugbee表示现在透露还为时尚早,但本次主题大概可以定义为“即兴的时尚”,具体将分成带有签名栏章节的前言部分、特别报道以及原始图片等几个模块。广告部份则由Balenciaga、Bottega Veneta、Dolce & Gabbana和Gucci四个品牌承接。

《ARTnews》创刊于 1902 年,比《Art in America》早了 11 年。近年来,两本杂志的新任编辑团队一直在尝试振兴杂志,但员工数字和广告销售的减少却难以挽回。而布兰特于上世纪 80 年代从安迪 沃霍尔手中收购的时尚娱乐类杂志《Interview》不包含在合并名单中,它将继续由布兰特负责。

《Fathers 父与子俱乐部》内页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在营收情况仍然乐观的情况下,康泰纳仕意大利的停刊决定令不少人感到意外。但是在纸媒低迷的整体环境中,其停刊决定也在情理之中。

  而早在今年4月,该网站就推出了自己的一系列趣味标语T恤衫,据Bugbee说,这个系列推出后的效果比预期更加成功,并使该网站达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月浏览量。此次接手《纽约杂志》秋季版的时尚报道另一方面也是The Cut希望扩大其自有品牌的举措。

金沙城中心 3

这些与外国进行版权合作的杂志,主要广告商主要是外国高端童装品牌,这点亦是延续自海外母刊的思路。在海外高端时装刊物之中,《Harper’s Bazaar Kids》《Marie Claire Enfants》《Elle Kids》《Grazia Junior》等都是相应杂志品牌针对特定国家与地区市场推出增刊或衍生出的独立杂志,其中自然也包括康泰纳仕集团旗下的《Vogue》杂志,其关注造型、创意和产品推荐的杂志形态在儿童与亲子内容制作也历经不少演变。其最早刊物集中于意大利、法国与西班牙市场,但被童装行业人士备受推崇的意大利杂志《Vogue Bambini》去年下半年停刊,在法国市场一年两次、随附法国版《Vogue》童装出版的增刊《Vogue Enfants》亦曾因为未成年模特时装造型“成人化”而引发争议。康泰纳仕国际方面没有对BoF回应具体原因。“这类杂志的推出通常用以支持特定活动,其寿命与市场状况紧密相连,”新闻、公共关系与传讯总监Ginni Arnold表示,并补充道目前在西班牙独立发行的半年刊《Vogue Ni€€os》已成功创刊超过18年,此外半年出版的增刊主要在法国、俄罗斯、乌克兰与巴西以《Vogue Kids》或其它子品牌出版。

目前,无论是精简路线还是矩阵路线,停刊还是推出新刊,都仍然停留在初期的尝试阶段。没有人能够确定精简架构和押注核心刊物究竟会一荣俱荣还是一损俱损,也不能够确定矩阵策略是否会因摊子铺得太大而导致精力分散,效率资源不集中。

这项交易目前仍在等待《ARTnews》的股东最终决议通过,管理层则寄希望于将目前在波兰证券交易的挂牌变更到德国证劵交易所。

《Fathers 父与子俱乐部》内页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时尚出版业仍处于迷茫中,尽管深知线上市场的重要性,但是如何掌握线上与纸质刊物的平衡,如何妥善安排纸质刊物,以发挥其潜力并维持集团声誉,出版业至今没有找到一个确定的方向。

杂志开始只是在小圈子内传阅的地下杂志,不久就在大众文化范围拥有了广泛的影响力,后改名为《Interview》。沃霍尔在 1987 年去世后,杂志转交布兰特出版公司发行,时下成为了一本专注各界时尚明星的流行杂志。

深耕童装这个小众市场,还是能在这个传统的市场上创造多元化的价值,让大人读后也能发现某种天真的回归。

今年4月,康泰纳仕集团宣布,集团艺术总监兼《Vogue》美国版主编Anna Wintour将与Gwyneth Paltrow的生活方式品牌Goop合作推出同名季度刊物《Goop》。据悉,该杂志将会在今年9月上市,刊物大部分内容将由Goop原创,视觉创意方面则由Goop和康泰纳仕集团共同合作。内容覆盖从健康、健身、烹饪、食谱、时尚、设计和旅行以及其他以生活为中心的话题。

安迪 沃霍尔在 1969 年创办的访谈杂志《Interview》在他于 1987 年去世后,转由彼特 布兰特发行。

即将在九月改组成新媒体集团仕道嘉人的《Marie Claire 嘉人》杂志,也计划重新推出《Marie Claire Enfant 嘉人宝贝》。你在《GQ Style》也能看到类似的有态度的父亲,它最近请来香港演员、歌手陈冠希携女登上杂志封面,其所属的《GQ智族》亦有计划推出包括GQ Dads在内的子媒体品牌。侧重亲子时尚与生活方式的杂志,似乎将在纸媒寒冬绽放花蕾。但无论《Fathers 》瞄准的父子社群,还是《Yo!Little》的潮流文化,在如今各路人马争相进军的瞄准的儿童时尚与生活方式市场里,这块蛋糕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就能分刮。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康泰纳仕意大利集团营收录得增长至1.27亿欧元,利润较2015年的230万欧元增至300万欧元。

创刊已有 113 年历史的《ARTnews》将与《Art in America》和报纸大亨及艺术品藏家彼特 布兰特(Peter Brant)旗下的其他艺术类出版物《The Magazine Antiques》《Modern Magazine》合并。

《Yo!Little 潮童志》内页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Vogue Italia 2017年六月刊

近几个月来,关于斯凯特奇科夫四处忙于给《ARTnews》找下家的流言不断。因此,不管他口中的 一番明确规划 到底是什么,都不可能长远。实际上,整件事就像是艺术出版业被玩了一把,就像人们也会如此对待艺术品一样。

较为成功的包括创刊于2003年的知名法国儿童杂志《Milk》,与创刊于1995年的德国摄影杂志《Kid’s Wear》,前者轻快简洁的版面与当前更广泛的受众发生共鸣,不仅扩展出日本版与韩国版纸刊,2012年还推出了家居杂志《Milk Decoration》延伸至相对更成人领域,后者亦于2017年推出《Kid’s Wear Living》。日本亦是种类繁多,从《Sesame》等高端童装杂志,到《Nina’s》《Hug Mug》《Tocotoco》等家庭亲子类杂志,还有《Baby-Mo》等母婴杂志,也带有强烈的“日杂”造型风格,以及大量、细致的产品推荐。

事实上,即便是在康泰纳仕同一家集团旗下,也有意大利和中国两种不同模式,以及推新刊与停刊的两种举措。可以确定的是,短期内时尚杂志出版行业依然会处于迷茫的试错阶段。

Brian Boucher:两大艺术杂志合并的背后

本文作者:Aijing Wang

简而言之,康泰纳仕的停刊决定是基于两点,一是专注主要刊物和市场,二是发展线上业务。从此次关停的刊物性质来看,康泰纳仕正在逐渐弱化女性市场外,包括男性、新娘、配饰、儿童等的其他细分市场。依照康泰纳仕的决策逻辑,削减刊物成本和人员数量所节省的成本将会用来继续挖掘女性市场潜力,并集中投入到最突出的媒体品牌如Vogue Italia上。此外,随着发展线上市场已经逐渐成为行业共识,集团需要腾出更多可支配资源对其进行投入。

去年,知情人士告知 artnet 新闻,《ARTnews》一年的损失额近 30 万美元(约 180 万元人民币)。同时,《Art in America》的编辑数量已缩减近半,广告销售量自 2008 年经济危机以来就停滞不前。

这也都是母婴以及童装市场争夺的渠道。“与户外服饰、内衣一起,我们将童装定义为一个高增长领域。过去几年的发展应验了我们的观察,”科尔尼公司科技、传媒和电信行业中国负责人贺晓青表示。而在国内主要成人服饰品牌多已开设甚至不止一条童装副线,或是通过海外收购进军童装市场。已跨入“百亿俱乐部”的三大本土服饰品牌海澜之家、森马与安踏,就其各自2017年度财务报告来看,海澜之家6.6亿注资英氏婴童、森马童装业务自2017年年中开始营收占比超过主营业务休闲服、安踏在期内收购了香港童装品牌小笑牛、以安踏Kids、Fila Kids布局儿童运动时尚与体育用品市场。根据Yoho!,《Yo!Little》亦与江南布衣集团旗下儿童产品线jnby by JNBY在《Yo!Little》杂志首刊赠品进行合作,并看好未来合作机遇。“所以说除了读者端,品牌这一端也向我们表示了要做儿童刊的兴趣,”张伊万说。

Vogue Gioiello

细究起来,此次两刊合并一事颇为复杂,出版业大亨彼特 布兰特很有心计地将他旗下的艺术刊物出售给了《ARTnews》的母公司,借此成为了这家在波兰证券交易所上牌的联合企业大股东。我们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深为敬重的两位同行《Art in America》的琳赛 波洛克与《ARTnews》的萨拉 道格拉斯在声明中含糊其辞所流露出的意思是,目前的情况的的确确不明朗。

栩栩华生和Yoho!两家本土传媒集团的创刊举措走在人前,既与其商业模式和需求息息相关,但成功的根源或许埋在以读者与读者社群的核心:无论是强调创意、呼唤父亲角色回归、线上线下两手抓还是挖掘国内的“潮流”趋势。

当然,此举的风险在于损失多年培育的细分市场受众,一旦押注女性市场失败,集团也失去了其他潜力市场,毕竟出版业深耕多年的女性市场,其潜力空间或许已十分有限。

布兰特旗下的出版物由其子瑞安 布兰特(Ryan Brant)监管,而女儿凯利 布兰特(Kelly Brant)则掌管杂志的线上版本。同时,《ARTnews》则由伊莎贝拉 德普兹克(Izabela Depczyk)作为出版人管理长达 15 个月。

多数面向儿童或家庭的消费类刊物发型频次低,内容“较轻”,结构上以产品推荐和新品资讯、纯粹的“Editorial”与造型搭配、食谱与情感栏目、该孩子读的故事等构成,新闻与报道较少。主要广告商包括各类童装、童鞋与童车品牌,以及相关的家具、餐具等品牌。包括高端时装区间在内,面向儿童或亲子的时尚、生活方式的消费纸刊主要集中于法国、意大利、日本、西班牙、美国、荷兰、韩国等发达国家,不仅关注时尚与生活方式,关注家居装饰、幽默、艺术创造、科学与美食等领域的儿童杂志更是种类繁多。

作为康泰纳仕意大利集团的核心刊物,Vogue意大利版仍将正常运营。去年12月,前主编Franca Sozzani去世,Emanuele Farneti已于今年1月接任Vogue Italia和LUomo Vogue主编职务,并于3月推出了上任后的首刊。目前,康泰纳仕集团旗下出版物矩阵还包括Vanity Fair, Glamour, GQ, Wired, AD, Cond Nast Traveller, La Cucina Italiana 和CN Live。

《Interview》创刊号

Yoho!作为杂志媒体成功转型电商,如今转头新推儿童刊物,本质也是为了更全面满足和开发潮流市场,尤其是正在上升的“国潮”趋势。“两到三年来看的话,从销售数字到品牌、店铺陈列、消费者认知都是在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更多的品牌会出童装线,儿童业态也会越来越多,销售一定会飞速,”张伊万表示看好“潮童”这个市场,但也表示,“未来三到五年,可能要再看。”尽管如此,该杂志内页目前尚未出现Yoho!旗下媒体与App以外的商业品牌广告。

目前杂志更重要的是找到新的内容增长点。

现在看来,《ARTnews》将会以 主题特刊 的形式发行,虽然这个说法颇为诡异(我的猜测是它会被渐渐淘汰)。《Art in America》仍会坚挺,但是布兰特声明,合刊后的出版物将 着重于电子内容,以及在各个平台上进行报道的线上新闻。这样看来,原本以艺术史内容为主导的《Art in America》也将不复存在了。我们可以将此举视作出版行业板块迁移所带来的局部地震。只不过,艺术出版业有其特殊性所在。其中一条就是,绝大多数刊物都是有富人在背后撑腰的,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就像有钱人们热衷于收藏艺术品是同样的道理。

你认为亲子刊物的市场机遇有多大?

没有一种模式是万灵药,也没有一种成功完全依赖于模式,更重要的是找到新的内容增长点。会是生活方式吗?

在艾斯特罗执掌大权的 40 年间,这本杂志一直保持谨慎的姿态与新闻化的导向。2014 年,《ARTnews》被谢尔盖 斯凯特奇科夫收入囊中,他名下的 Skates 集团是一家立足于艺术市场分析的公司。我热爱《ARTnews》,而且也对它的未来有一番明确的规划,请大家拭目以待,斯凯特奇科夫在此次发表的声明中如此说道。

中国上海€€€€这本杂志纸页轻巧,没用光滑的铜版纸,开本也是稍显“迷你”的尺寸,略大于A5。封面是中国九零后影坛新星董子健,认真地给他7个月大的女儿大福带上黄色小鸭帽。这是本由栩栩华生集团引进的波兰季刊《Fathers》,中文刊名定为《父与子俱乐部》。在中国时尚杂志里,几乎看不见这种既时髦又顾家的“爸爸”角色,这是相对新鲜的一次尝试,亦是纸媒寒冬中的一种勇敢尝试。

在当前巨大变化的时刻,最大的错误就是不作为,康泰纳仕意大利集团CEO Fedele Usai称,其停刊动机非常简单,目的是有选择地将投资专注于集团旗下最突出的品牌,以及集团的数字化发展。他表示,集团希望通过加强有潜力尤其是数字化的媒体品牌,促进集团与广告客户之间的信任与沟通。

斯凯特奇科夫 2014 年 4 月以 2 千万美元(约 1 亿 2 千万元人民币)的价格通过 Skate 公司正式购入《ARTnews》。紧接着,他把杂志 51% 的股份卖给了华沙一家名为 Abbey House 的艺术投资及媒体集团。该集团旗下还有一家同名的拍卖公司,该公司会支付给艺术家一小笔酬金以获得他们的作品,而作品在该公司的拍卖会中的所得艺术家则一无所获。另外,Abbey House 的网站似乎已不再运行。Abbey House 曾在 2010 年购买下波兰境内唯一的一份艺术市场出版物《Art Business》,且此前还拥有 Abbey House 画廊,但去年仅以 500 万美元(约 3 千万元人名币)的价格卖给了成立 44 年的维也纳 Ernst Hilger 画廊。集团现任首席运营官,也是《ARTnews》出版人伊莎贝拉 德普兹克的父亲,马琴 德普兹克(Marcin Depczyk),也在在 ARTnews 公司的监事会工作。

这一代初为父母的准爸爸、准妈妈们渴望也急需获取母婴育儿有效信息,眼前面对的确实分散在社交媒体相对碎片化的信息。根据21世纪经济研究院联合京东发布的《2017中国母婴线上消费趋势报告》,中国母婴市场到2020年整体市场规模超过4万亿。因其横跨多个消费领域的相对短时而紧急的购买需求,以及对记录、体验、分享的渴望,在“内容爆炸”的当下,催生了大量“妈妈群”等在线社区和群组,借助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渠道成名的育儿博主、与电商关系密切的“淘网红”如雪梨等“辣妈”意见领袖,各式各样的明星亲子真人秀综艺节目,包括产生和依赖大量社群UGC内容崛起的母婴用品电商。母婴内容的App主要以教育、社区、电商或“海淘”、教育为主,专注时尚或生活方式的不多。比如“棒棒糖”等App鼓励用户分享孩子的每日穿搭和日常生活用品分享,在照片中以类似Instagram购物功能的方式添加商品链接,童装亦与其它类别的产品一起成为母婴电商编辑内容的主题之一。

整体市场环境没有变得更加乐观。即便是康泰纳仕集团旗下最为出色的意大利分支,也依然对当前市场保持警惕。无论是康泰纳仕集团还是康泰纳仕意大利都正位于关键转折点,面临着来自外部环境和内部管理的重要挑战。

这是否是艺术类纸媒终结的开端?

该杂志单期发行6万册、全年发行量30万,刊登广告的品牌以传统时装男女刊广告主,时装品牌童装线Stella McCartney Kids,还有专业童车品牌Stokke、母婴品牌Nest Design,但广告页面不多。“目前基于这个 [杂志] 品牌,我们主要是推广订阅,”冯楚轩谈道,“购买杂志可以获得亲子T恤、购物袋、爸爸徽章等。我们希望《Fathers》有非常强的线下运营能力,一年能有30场以上的‘父与子’主题周末活动。”由于他表示“有《Kinfolk 四季》的地方就有《Fathers》”,擅长线下聚会与活动的这本面向美食与聚餐群体的中文版杂志,或能带动《Fathers》的线下活动开启新的收入来源。除传统发行渠道外,栩栩华生集团创意总监、《Fathers父与子俱乐部》创意总监周源远补充道,“我们还有母婴相关的渠道,比如儿童医院、月子中心、产后恢复中心、酒店的亲子套房等等。”

另一种是矩阵路线。与精简刊物的康泰纳仕意大利相反,康泰纳仕中国则不断做加法,不仅于2016年推出针对年轻人的双月刊杂志《Vogue Me》,还于上月推出时装电影主题杂志《Vogue Film》,一年两期。前者针对千禧一代细分市场,后者则顺应技术的革新和观众信息接收习惯的发展,试图抢占时装电影这一新兴表现形式,以及线上市场的先机。

据英国《金融时报》官网 FT.com 报道,目前 ARTnews SA 公司的股票价格为每股 1.79 美元(约 10.74 元人民币),相比去年缩减了 10.5%。当 Abbey House 集团于 2014 年买下《ARTnews》时,其股票交易额与 2013 年相比减少了近 54%。

“杂志灵感来自北欧的瑞典爸爸,瑞典爸爸跟中国爸爸相比不太一样,他们愿意花大量的时间在孩子的成长期,从出生到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但在中国,很多八零后、九零后当爸爸了,但基本还是孩子的妈妈或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承担这种责任,”栩栩华生集团CEO兼执行总编辑冯楚轩谈起引进这本杂志的初衷时说道。

据WWD最新消息,康泰纳仕意大利集团宣布将于年底关停Vogue意大利版的4本姐妹刊物,包括男士时尚L'Uomo Vogue, 专注儿童服饰的Vogue Bambini, 新娘刊物Vogue Sposa和配饰刊物Vogue Gioiello。今年12月刊将是以上LUomo Vogue和Vogue Gioiello最后一次出刊。集团同时透露将对刊物员工进行裁员,但未透露具体裁员人数,失业员工将获得40个月工资的抚恤金。

《ARTnews》和《Art in America》最近宣布合并,此举标志着两本在业内享有相当威望的出版物,最终难以承受数字化时代下的财政困境和读者流失所带来的考验。

容易被忽视的是,尽管《Fathers》英文名称直译为“父亲”,杂志的受众也包括相当大一部分的女性,甚至尚未成家的年轻人。因为就其创作思路而言,“Fathers”的内容并不仅止于亲子层面。创刊号除了介绍从瑞典到内罗毕、从极地探险家到体坛老将等不同地区、不同职业背景的爸爸故事,插入希望父亲能给孩子阅读的内容与插画,也有更为深度的社会选题,比如邀请社会学家分享对“父亲”角色的理解,瑞典设计工作室以及背后的国家教育体系,波兰民俗音乐家探讨对艺术的理解,依托“父亲”角色可以讲述的故事,无论在深度和广度都给人不少启发。

有分析认为,Style.com被收购已经证实时尚媒体电商化行不通。事实上,Style.com的变革一直不被看好,分析师纷纷质疑,在电商领域没有太多经验的康泰纳仕如何与Net-a-Porter等奢侈品零售电商巨头竞争,以及如何能让网站的时装编辑拥有商业思维。许多业界人士从根源处指出,康泰纳仕集团是出版商,而不是在线零售商。

如新闻稿所述,布兰特出版公司将成为《ArtNews》的最大股东,同时也将布兰特的 3 本杂志的所有权收归旗下。《Art in America》《The Magazine Antiques》和《Modern Magazine》的电子版本将于《ArtNews》共同在 www.artnews.com 网站下运营。上述这些出版物都只有非常有限的网络曝光度(举例来说,创立于 2014 年 2 月的 artnet 新闻目前的网站浏览量已是《ARTnews》的 3 倍),且这些刊物的收入模式全部依靠纸质广告。

《Yo!Little 潮童志》内页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除了停刊之外,杂志出版商的新战略效果却不尽如人意,特别是命运多舛的Style.com几经尝试最终被Farfetch收购,几乎宣告了康泰纳仕进军电商的失败。上月时尚电商平台Farfetch与康泰纳仕集团达成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已买下集团旗下电商网站Style.com的域名与知识产权。目前Style.com已经停止运营,并重新定向至Farfetch.com,而康泰纳仕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nathan Newhouse将加入Farfetch董事会。

所以,艺术出版物格局的变化并不仅仅指向了纸媒的式微,也让我们看到一些有钱人价值观上的改变。这两本杂志都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这一点。 从《Art in America》的角度上看,故事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道理:尽管彼特 布兰特将他旗下几乎所有的艺术类杂志全部抛售一空,包括《Art in America》《Magazine Antiques》和《Modern》在内,但他却单单留下了《Interview》在自己手中,尽管后者和其他几本杂志别无二致,照赔不误。

《Fathers 父与子俱乐部》开篇文章第一句问的是,“当你听到’千禧一代’这个词,首先想到的是怎样的形象?”年纪最大的“千禧一代”与中国人常说的“80后”岁数相当,赶在“奔四”的道路上。Yoho!集团副总裁张伊万也对这群成家的年轻人成家后的状态表示出了兴趣。“他们是中国最早的潮流人群,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因为自己独特的审美和喜好,所以对孩子也有这样的需求,”总部位于南京的Yoho!集团这家潮流媒体与电商集团,也在上月推出了亲子半年刊《Yo! Little 潮童志》。

Goop是Gwyneth Paltrow于2008年创立的健康生活方式品牌,其网站goop.com将自身定义为有情境的商业平台,提供健康保健、食谱等生活方式内容分享,同时售卖与内容相关的保健品,主张进行有意义的购物。去年8月,Goop在拿到1500万美元的B轮投资后开始施行扩张,先后开辟成衣和美妆产品线。

编辑兼发行人米尔顿 艾斯德罗(Milton Esterow)自 1972 年从《新闻周刊》(Newsweek)手中买下《ARTnews》之后,便开始与女儿朱迪斯 艾斯德罗(Judith Esterow)一起负责运营。

Raf Simons重返巴黎男装周

纸媒寒冬仍在持续,康泰纳仕集团的改革也变得更加激进。康泰纳仕意大利集团CEO Fedele Usai表示,在当前的关键时刻,不作为才是最大的错误。

你或许很难相信,在广播尚未问世之前,人们已经开始翻阅《ARTnews》(1902 年创刊)和《Art in America》(1913 年创刊),然而在互联网大潮中,这两本杂志的生存状况显然面临窘境。

整个母婴用品,包括童装童鞋市场的发展与近年国家政策调整分不开。尤其是“全面二胎”政策自2016年正式推行之后。“‘二胎’政策虽然最后效果可能低于预期,但该市场因此还是有了很大比例的新增量,”贺晓青指出。

其中,LUomo Vogue的停刊引起业界和读者震动,其审美高度和出刊质量可以与Vogue Italia相媲美。在已故前主编Franca Sozzani的带领下,LUomo Vogue与Vogue Italia坚持了注重视觉表现的独特定位,两本刊物在康泰纳仕集团发挥了协同效应。停刊消息传出后,《W》杂志网站回顾了LUomo Vogue历年杂志封面,从Prince,Brad Pitt,Justin Timberlake,到当红男星Zayn Malik,该刊记录了男性时尚沿革的重要面孔,拥有一批忠实读者。

Ben Davis:两大艺术杂志合并意味着什么?

国内的杂志期刊并不乏面向儿童、父母或亲子的内容,最早溯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父母必读》等依托妇联直属杂志社或卫生部主管、面向母婴养育与教育类期刊;千禧年前后顺应彼时“都市女性”、“白领妈妈”概念兴起的《都市主妇》发展出来的各种子刊等,但直至今日,偏生活方式的独立期刊依旧寥寥无几。2010年代快到中期,纸媒的黄金时代落下最后一幕,电商与自媒体开始崛起,母婴、育儿等面向母亲群体的杂志面临转型关头而多退居幕后。至今,偶能在上海街头报刊亭买到的《为了孩子》《时尚育儿》杂志,主要以医生、营养学家与教育人士建议为主,延续母婴保健养育的“干货”话题。就独立发行的杂志而言,多数正在养育孩子的八零后与九零后父母,对“养大孩子”这件事似乎还没有更多“实际操作”之上的期许。

L'Uomo Vogue

内容偏重时尚娱乐的杂志《Interview》最早由安迪 沃霍尔创刊,而布兰特本人就是沃霍尔的脑残粉。在解读这项决定的时候,我们很难不联想到 沃粉 对价值高低的判断:与明星和时尚 勾搭 的机会当然是至关重要且值得捍卫的;不断更新和制造艺术观这件事听上去就够老掉牙了,值得再考虑考虑。如果换一种打开方式,站在《ARTnews》一方看来,我们就能够看到艺术行业本身的价值观也在变迁之中。这本杂志的前任出版人米尔顿 艾斯特罗(Milton Esterow)甚少出现在闪光灯下,他以《纽约时报》的 记者及文化新闻总监助理 入行,1972 年正式接管了当时仍属于《华盛顿邮报》出版集团旗下,运营状况堪忧的《ARTnews》。

“它其实一直没有降低自己内容上的专业标准,然后通过杂志、电商、APP、直播、现场量等等全渠道载体,传播它做得很强的内容,”贺晓青指出,“另外,媒体做商业很多时候首先会被质疑独立性,所以Yoho!在组织架构上刻意将两块分开,一个是媒体,另外是电商业务,都是独立的团队,这样保证了不会有太多的偏颇。”

有分析认为,除了向移动端的转型,高度细分和专注的杂志才会有市场前景。此外,相较于时尚领域,生活方式领域拥有更大的潜力空间。 据早前时尚头条网的分析,危机中的时尚杂志出版业也开始看好生活方式领域,因此尽管纸媒式微成为新常态。康泰纳仕集团与赫斯特集团却纷纷选择推出全新杂志。

最新一期《ARTnews》和《Art in America》杂志的封面

纸媒甚至是整个媒体产业盈利动力不足的今天,国内诞生了更多童装时尚杂志。但摆在它们面前的,会是春天吗?

Anna Wintour (左)和Gwyneth Paltrow

根据一封转发给 artnet 新闻的内部邮件,《Art in America》的员工将在十月份搬入《ARTnews》的办公室。

除了渠道与收入来源的转型,母婴杂志也在寻求潮流化的机会。中国土生土长的《Yo!Little》杂志,以实用清新的现代风格进行呈现和把控,虽是街头潮流风格但并不过分“成人化”,在编辑思路上更贴近传统时尚杂志,延续了更为传统的时尚和潮流刊物栏目版块:封面人物是俄罗斯小模特与八岁的时尚插画家,特写关注了正在养育宝宝的四位时装设计师家庭的衣橱与教育理念分享,以儿童模特为主的时装大片,并添加了为孩子设计的包含Kanye West、Coco Chanel等人卡通形象的硬质填色卡,以及儿童餐食谱和针对母亲的护肤品推荐。张伊万表示,首期杂志印量为“几百本,正式发售之后两三天就卖光了,淘宝还有人加价想买。”主创编辑团队目前三人,编辑成员曾供职《Milk Korea》以及《Ok!》杂志。

Vogue Bambini

ARTnews SA 公司同时还通过 Skates Capital 公司购买了 artnet 8.26% 的股份。

面向童装行业的专业刊物相对集中于意大利和日本,如《Collezioni Bambini》《Style Piccoli》等,通常包含了大量品牌广告,尤其是专业童装、童鞋以及Dolce & Gabbana Kids、Armani Junior等意大利与法国的高端奢侈品童装线。

同时,康泰纳仕集团还将与Goop合作分发一系列数字和社交内容推广,由双方共同制作的联合数字内容将分发给所有康泰纳仕集团网站,goop.com和品牌的各种社交渠道。

1969 年,安迪 沃霍尔与英国记者 John Wilcock 创办《inter/VIEW》。这本杂志被称为 波普世界的水晶球,以对当时最耀眼的明星、艺术家、音乐家等创意人士的亲密访谈而知名。访谈内容通常不作任何剪辑,文风则是沃霍尔在他的《安迪 沃霍尔的哲学》中典型的充满了 嗯呃 像梦呓一样的语言。

《Fathers》所处该集团的SITT体系,与以《T》等杂志为代表的大众出版物编辑思路不同。冯楚轩表示该体系“营收方面,发行收入可观。第二,这些都是长期出版物,半年刊或季刊。SITT的出版物在这样的出版节奏下更像是书。第三,我们会把这些内容聚合起来,建立一个家庭与家庭的社区内容类平台。我们之后也会推出以家庭为单位的互联网产品,亲子、园艺、周末活动、食材以及儿童课外教育等内容都会在这个平台展现。”

停刊与Style.com的失败给集团带来不小的冲击。而对于康泰纳仕意大利而言,Franca Sozzani的去世无疑又是重重一击。作为康泰纳仕意大利的灵魂人物,Franca Sozzani一手打造了艺术造诣和业内声誉高企的Vogue Italia媒体品牌,这也是该集团吸引广告商的关键筹码。但是人们质疑,没有了Franca Sozzani的Vogue Italia还是原来的Vogue Italia吗?

本文由时尚圈信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4本Vogue姐妹刊突然关停金沙城中心:,时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