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美的一幕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超美的一幕

这两天空了下来。重新找出片子来看。看的是《Lolita》,一部备受争议的小说拍成的电影,1962年和1998年,两个版本连着一起看。然后在Alizée的一首法文歌《Moi Lolita》的歌声里写影评。

        《Lolita》是在朋友家看的。片子的中文名是一树梨花压海棠。中文译名经常有词不达意的怪诞,这一次又被我笑话了一回。上网时无意中碰见《Lolita》,才知道自己浅陋了。“一树梨花压海棠”,老夫少妻的委婉说法,典出苏东坡嘲笑好友张先的调侃之作。张先在八十岁时娶了一个十八岁的小妾,东坡调侃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梨花指白头新郎,海棠指红妆新娘。妙哉!妙的只是诗句,《Lolita》我还是认为应该翻译为《洛丽塔》。

图片 1

据说张先在80岁时娶了一个18岁的小妾,东坡就调侃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梨花指白头新郎,海棠指红妆新娘。之后,“一树梨花压海棠”成为老夫少妻的委婉说法。”

都是经典之作。相隔了36年,同一题材的两部电影,不同的拍摄手法和演员,甚至是一部黑白、一部彩色,却都无法成为区别任何一部影片孰优孰劣的理由。

        越是超越常情的爱情,越是有非常的美丽在中间。这其中,必然有能够非常打动人的印象。
        Humbert在房东的草地上第一次看见Lolita,那个场面顿时决定了Humbert的一生。Lolita扒在草地上,在两股喷泉下安静的翻着书,泉水打湿了Lolita的衣服,显露出她丰盈的身体,伴着泉水的舞动,Lolita顽皮的活动着脚丫,看见Humbert,Lolita扭过头忽然的一笑,露出还套着牙箍的牙齿。
        如果没耐心看完整部影片,那就只看这个场景好了。

Lolita

事实上,Lolita是不需要诱惑的Humbert的。因为她对他来说,本身已经是一个诱惑。甚至是蛊惑。他一生都难逃的劫难。就是在花园里的惊鸿一瞥,他决定留下来,从此万劫不复。无论是情欲的欢愉或者罪恶,还是利用情欲换来的金钱和自由,他和她各取所需。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我看的这个《Lolita》是1998版的。还有1962版的,由Stanley Kubrick导演,就是《发条橙》的导演,据说也不错,不曾得见。

看完《霍乱时期的爱情》,阿美利加的死,让我感到难受,这是全书中唯一令我感到彻底悲伤的女人。

她只有十四岁,却爱上了比自己大六十岁的垂暮男人。她是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最后的情人。但是,在他得到费尔明娜之后,仍然毅然决然离开了她,就像离开他所有的情人。当阿梅里加偶然知道这一切后,就自杀了。

这种热烈的悲伤和热烈的美,近乎到执拗的痴狂,让我无法忍受,也让我在阅读完全书的几天里依然始终不能释怀。

令人最难过的是,弗洛伦蒂诺尽管也觉得心痛受煎熬,却也轻描淡写般的将这段记忆抹去了,似乎那个少女是一个不相干的人。这位14岁少女的到底干扰了我最后的阅读体验,让我觉得他与费尔明娜在霍乱期间那永恒的漂流,即使最后一生一世也终究变得不再圆满。如若这份跨越一个世纪的爱情,最终以一个14岁少女自杀为代价的话,我始终有些不能接受。

一个女孩真的爱上一个年近衰朽的老人,那会是一种怎样伟大的爱呢?他已经不再拥有肉体的魅力,而且离坟墓只有一步之遥,她那时单纯地也不企图得到的他的金钱和财产,所以,她爱的是他的灵魂,爱他在她情窦初开的年龄向她打开了一个神秘而深邃的世界。

或许在书中,其实,阿梅里加是弗洛伦蒂诺年轻时候的幻影,是弗洛伦蒂诺失恋后可能会走的另一条路,那就在得不到爱情之后选择死亡,而唯一的不同就是,弗洛伦蒂诺还可以花上五十年的时间来得到费尔明娜。

这种表面的圆满总是透露着一股悲凉,让我突然想起《洛丽塔》——同样大叔与12岁lo的畸形爱恋。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这是小说开头的一段话。是一个在伦理与情欲之间游离的故事。而电影用一切纯粹的手法,却展现出无比的暧昧与情色。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图片 2

Humbert第一次在花园见到lo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直叹“beautiful”,他在她身上找到14岁那个被破灭的爱情梦想。多年压抑的情感骤然迸发。即使岁月已经把这样一种残缺的情感扭曲,他依然不可自拔地爱上她。

这是一场因伤寒而开始的悲剧。我想Humbert始终停留在14岁那年,所以他对lo无法自拔,为此他与她的母亲结婚,成了她的继父。而妻子的意外车祸导致死亡成全了他名正言顺地对伦理的摒弃。情欲的罪恶之花从此盛放。

图片 3

my Lolita,in my arms.

他用尽一切去讨好她,倾其所有要抓住仅存的温柔。他陷入她那顽皮的玩闹和孩子的任性里,可她还是慢慢地长大了,不再顺从于他,不再依赖于他。

他越想控制她越想逃离。当他发现自己青春时期的爱情梦想最终注定要破碎一地的时候,她也已经在谎言和背叛中离他而去。他几近疯狂,歇斯底里。日复一日,他走遍每一个地方找寻她的踪迹。开着来时的车,扬起一路的尘土。

三年后的某一天,他收到她的信。枯涸和绝望的心又一次被情潮填满,汹涌澎湃。他开着车去看她。某一间简陋的小屋,她已经嫁为人妇有了身孕,苍白臃肿,疲惫平庸。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言行举止中充满挑逗的小妖精。她问他要钱来维持生计。他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她,百感交集。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他给她钱,要她跟他走。她依然执意不肯。她是从未爱过他的。如果说当初对他极具暗示的挑逗是来自一种青春时期对性好奇的早熟的话,那后来只不过是为了钱而出卖肉体了,在Lolita看来,他也只是为了他的情欲。她始终不明白他有多爱她,当他终于明白过来时,老泪纵横,掏尽身上所有的钱都给她然后仓皇地离开。

我蛮喜欢喜欢的是97版本的结局。Humbert枪杀了Clare Guilty,心如死灰地一路开车,带着当年Lolita头上的一个小小发夹,上面沾着血迹。他仿佛又看见她,一身蓝衣,带着纯真灿烂的笑对他挥手。就是这个年仅12岁的年轻女孩,诱惑了他一生,并成为他一生的罪,一生的欲,一生的债,一生的终结。最后guilty死时,血泡的破裂也象征着幻影破裂,也象征着那个12岁吹着泡泡糖的Lolita在他心中死去。

1997年版本的《Lolita》被译为《一树梨花压海棠》。在网上查询出处:“一树梨花压海棠”典自宋代苏东坡嘲笑好友词人张先(990-1078,字子野)的调侃之作。据说张先在80岁时娶了一个18岁的小妾,东坡就调侃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梨花指白头新郎,海棠指红妆新娘。之后,“一树梨花压海棠”成为老夫少妻的委婉说法。

我觉得这句翻译挺妙的。在看时,很多人评论说,是Lolita先勾引的Humbert,所以导致了最后他的悲剧。可我觉得没有所谓的对与错,12岁、有些性成熟的Lolita,就是那样有着出色外貌的恶魔,给人以致命的吸引。所以她想要玩闹,只是最后她想要自由却被控制了时,两个人在这条畸形道路越走越远。

这部小说一直充满争议,或许是因为人与生俱来又不可抑制的情欲,也许是因为其中的欺骗和背叛,又或者,是因为爱情本身,让人觉得到了一定年龄就不体面,但它若无关年龄,就注定是一场劫难和宿命,人与生俱来的原罪。

同样是这样大叔和萝莉的组合,还有经典的《这个杀手不太冷》,让人晕眩。

异常喜欢62年版本的片头。James Mason和Sue Lyon担纲主演。导演是Stanley Kubrick。黑白的影片。柔和缠绵的钢琴声。一双宽厚的手,握着一只精致小巧白皙的脚,在趾间放薄薄一撮棉花,然后涂上甲油。无限怜爱和柔情。

图片 4

Leon&Mathilda

我始终认为关于两个孩童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12岁,他们都对生活感到失落,可他们也深爱彼此。

leon,一个沉默寡言的杀手,可却细心地熨衣服、喷花肥、喝牛奶,一个牌子的牛奶。一个人到空荡荡的影院津津有味地看歌舞片,像孩子一样新奇愉快,还不时回头张望除他以外的唯一观众,想和人分享他的快乐。这个英俊优雅的男人穿着盖不住脚腕的裤子,长长的风衣,悠然地掠过大街小巷,幸福地唱歌,路人驻足观望。不自觉地渗透着中年男人的落寞与孤寂。可内心却始终是个小男孩的模样。

唯一能暗示他的内心生活的,只有那盆茂盛的龙舌兰。他把它当成自己的生命来培育,它没有根,亦如他。

mathilda———一个十二岁的问题少女,绿色外套,小红帽,童话一样娇好甜美的脸庞,清澈却直指人心的眼睛,充满敌意却又有些怯生生的表情。

当Mathilda的全家被杀,她捧着牛奶到他门口求他开门的时候,让这个无依无助的女孩闯进了他的生活。,也结束了他孤独的杀手生涯。

“我要跟你学做一个杀手。”

她成为他一生中中唯一温暖的时光,他也不再只是一个人。

她会为他买两夸脱鲜奶,会和他一起训练,会和他玩放松脑筋的游戏,会对他说,“Leon,I Love You。”12岁小女孩的爱,像是甘泉,那么清醇,毫无杂质;像是阳光,那么温暖,令人目眩。

Leon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他会笑了,有时甚至是细心而又温柔的。一个杀手,命中注定,不能有爱,有了爱就是有了弱点。

一切自然而完美,从容不迫地叙述,他们笑闹,他们日益亲密。两颗冷透了的心在相互接近中发出了微弱的光芒,互相取暖、互相救赎。他成了她的信仰,她却成了他的弱点。

最后的血战中,他用自己极限的生存智慧与对方较量。保护Mathilda逃出生天。当看客的我们都以为已经死亡的Leon乔装成警察,走向出口,走向等待着他的小天使。最终给予了一线两人幸福生活的希望,结果却只是让人更加绝望。

一步之遥,天人永隔,那门外亮丽的日光,和门内刺目的血光,一样令人窒息。他终究还是逃不掉,当他满面血污地走向咫尺之隔的大门时,一只手枪跟在后面。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主观镜头:逐渐倾斜的地面宣告了他的死亡。他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部部有着另类怪异的爱情故事,最终都升级为探讨孤独灵魂之间的交流、冷漠心灵救赎的启蒙之片。所以,注定了不圆满。

美国电影尚未实行分级制的时候,这样一个乱伦的故事该是无法被呈现到荧幕上的。然而Kubrick做到了。整部影片没有一秒钟情色的镜头,然而恰恰是那一个开头,之后影片里光与影的恍踌交错,房屋的门,洛丽塔挑逗暧昧的眼神,骤然暗淡下去的灯,述说着一种畸形而赤裸的情欲。

是啊,人生总是不圆满。以前我总是不理解跨越过大年龄的爱,觉得那始终不是爱情。可现在却接受了,甚至觉得年龄相差大一点才好。或许是带着宿命论的悲观,觉得到了一定年龄的爱情总不是那么体面吧,现在倒觉得自己狭隘了。

人和人之间的孤独救赎,相互取暖,是很容易让两颗心靠近的。爱情本来就模糊又热烈,让人无法说清。如果说年轻时的爱情容易夭折的话,那大叔与萝莉组合倒更能显示爱的深沉了。一个本身就已踏入腐朽,一个花开刚靠着指引体验这个世界,那这种吸引也就变的必然了。只是,到底透露着悲凉。

How much I love you,you don't know..

就像阿美利加对弗洛伦蒂诺的爱,最终因嫉妒而自杀,尽管她被他抹去的像从没来过。

  就像是片中Humbert 对Lolita的爱,如此之爱,而Lolita却不在乎,甚至从没爱过他。

就像leon,最终为了保护Mathilda,中弹而与她天人相隔。

How much I love you…always love you.

1998年版本的《Lolita》被译为《一树梨花压海棠》。在网上得知出处:“一树梨花压海棠”典自宋代苏东坡嘲笑好友词人张先(990-1078,字子野)的调侃之作。据说张先在80岁时娶了一个18岁的小妾,东坡就调侃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梨花指白头新郎,海棠指红妆新娘。之后,“一树梨花压海棠”成为老夫少妻的委婉说法。”

Jeremy Irons敏感而神经质的眼神无人可替代,嘴角唇边的法令纹深邃忧郁。他所演绎的男主人公Humbert教授比起62年版本中的James Mason更多了斯文中的隐忍和郁然。而Dominique Swain饰演的Lolita更年轻更清纯。在Humbert初次见到她的时候,Lolita穿着一席接近肤色的连衣裙,倚在草地上让水淋湿了全身。转过头来,不需要言语和动作,眼睛里面已经满是无意间的挑逗和勾引。这样的场景算得上是情色经典了吧。就是在无声无息中,成为Humbert一生的罪恶和诱惑。

两部影片叙述同一个故事,62年版本并没有过多地讲明Humbert对于女童偏执喜好的原因。同时表现手法更多地是从一个陈述和展现的角度出发,带着些许的黑色幽默和丝丝嘲讽。而98年的版本更偏重于原著小说中的表现手法,不断地出现主人公Humbert面对审判时的自述。并且在一开始,回忆了他在年少时期爱恋后来死于疾病的女孩——他偏爱女童的最终原因。同时注重更多的细节,挖掘男主人公内心的无奈心声。

两个版本中的Lolita被塑造成为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62年版本中,她是一个热衷于诱惑每一个男人却仅仅爱上剧作家Clare Quilty的女孩,而在98年的版本中,她厌恶性,冷漠无情,把一切视作交易。但是作为Lolita,她们都是聪明的,长着一张天真美丽脸孔,柔软长发,细致皮肤,同时清楚地知道如何去诱惑和利用Humbert,令他俯首称臣。

事实上,Lolita是不需要诱惑的Humbert的。因为她对他来说,本身已经是一个诱惑。甚至是蛊惑。他一生都难逃的劫难。就是在花园里的惊鸿一瞥,他决定留下来,从此万劫不复。无论是情欲的欢愉或者罪恶,还是利用情欲换来的金钱和自由,他和她各取所需。

他在她身上找到青春时代那个被破灭的爱情梦想。多年压抑的情感骤然迸发。即使岁月已经把这样一种残缺的情感扭曲,他依然不可自拔地爱上她。为此他与她的母亲结婚,成了她的继父。而妻子的意外死亡成全了他名正言顺地对伦理的摒弃。情欲的罪恶之花从此盛放。他用尽一切去讨好她,倾其所有要抓住仅存的温柔。她还是慢慢地长大了,不再顺从于他,不再依赖于他。当他发现自己青春的爱情梦想最终注定要破碎一地的时候,她也已经在谎言和背叛中离他而去。他几近疯狂,歇斯底里。日复一日,他走遍每一个地方找寻她的踪迹。开着来时的车,扬起一路的尘土。

三年后的某一天,他收到她的信。枯涸和绝望的心又一次被情潮填满,汹涌澎湃。他开着车去看她。某一间简陋的小屋,她已经嫁为人妇有了身孕,苍白臃肿,疲惫平庸。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言行举止中充满挑逗的小妖精。她问他要钱来维持生计。他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她,百感交集。

“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他给她钱,要她跟他走。她依然执意不肯。她是从未爱过他的。他终于明白过来。老泪纵横,掏尽身上所有的钱、所有的支票都给她然后仓皇地离开。

喜欢的是98版本的结局。Humbert枪杀了Clare Quilty,心如死灰地一路开车,带着当年Lolita头上的一个小小发夹,上面沾着血迹。他仿佛又看见她,一身蓝衣,带着纯真灿烂的笑对他挥手。就是这个年仅12岁的年轻女孩,诱惑了他一生。她是他一生的罪,一生的欲,一生的债,一生的终结。

这样一个多年受到争议的故事,长期被禁的小说,却被美国著名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评价为:“The only convincing love story of our century”。也许是因为人不可抑制的情欲,也许是因为个中的欺骗和背叛,又或者,是因为爱情本身,它无关年龄,就注定是一场劫难和宿命,人与生俱来的原罪。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超美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