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围城,目前看来更像修罗场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十月围城,目前看来更像修罗场

唯一积极关注首映时间的电影,看的时间还是迟了一步。
本人就是陈可辛的粉丝,这年头我敢这样说不容易(因为连刘德华都被赶下神坛了)。他的电影完美,才让偶忍不住想捍卫。从甜蜜蜜开始,直到下一部影片上映前,我都可以很自豪的说,他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工作者。无论何种题材的电影经过他手处理后都会蕴含一丝忧伤、带着些许遗憾,才能让人观后嗟叹,叹后复观,每每回味,心中难免泛起辛酸,他的作品从未有大团圆的童话结局,却又始终站在道德的审判席上,拍得有价值有意义已是很难,他却一次又一次做到,应该让某些“举重若轻”的导演汗颜。
此电影上映前我一直以为是部商业片,真正坐到万达影院里,看见熟悉的“人人”片头,已经明白此番心灵之旅在所难免,音乐恰到好处,节奏徐缓相间,春哥出场时果然爆笑一片,但是观众又很快投入了,没有再在意是否是媒体狂轰滥炸的明星出镜,演至一半,身边的女孩子已在哭泣,剧情并不像以往那样层层紧扣而是暗潮汹涌,在观众已经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有计划地爆发,却仍不忍接受这一天这一场戏的到来,每一个人的肉搏都撕心裂肺、犹如被扼住喉咙。看完电影才恍然大悟陈老师的野心,革命这样的字眼他也要诠释,将一帮各色的商业明星打造成小人物,是市井百态,却个个都成为英雄,最后用壮士的血将历史的沉重活生生摆在大家面前,电影拍到这种地步,试问还说什么硬伤,有几个导演敢说革命,敢在没有广告提醒的情况下让大家真正领悟今天的来之不易。令我等自豪的是诸位演员皆很出彩,但王学圻老师再次展现了内地艺术家的深厚功力,都是家长里短,一颦一笑都牵动人心,影帝非他莫属,谢霆锋进步神速应该会得到最佳男配角的奖杯吧。
  2009的年底忽然有这样一部貌似商业片的电影直袭人心,不去电影院看怎对得起陈可辛的良苦用心,期待下一部杰作的诞生。但愿永远不要给我们失望的机会。

金沙城中心 1

这部电影上映已经快一周了,和其它的所谓“大片”的宣传口吻一样,发行方几乎每天都在迫不及待的更新这部电影的票房数字,仿佛这种数字的增长就应该和电影本身的质量成正比的一样。上映前后几天那几家仿佛被打了鸡血的媒体这几天也稍稍歇停了一些,一家比较知名的打分网站的评分也在慢慢趋于理性,比起开始那几天的高达85%以上的四星五星的评价已经相对客观了一些,也让人感慨现在的“枪手”的是多么的嚣张。一家知名的网站已经开始在讨论着这部电影的这种不足,算是媒体的理性也算是回归了一些。就是看着陈可辛和陈德森二人不知疲倦的在各地为电影上映鼓吹呐喊,心底暗暗慨叹那个以爱情文艺片扬名香港影坛的导演怎么现在对于金钱会是如此的热衷……
几天里,一直在考虑这部电影,到底如何来进行评价。几个月以前这部电影就被炒作为“2009年华语影坛最值得期待的影片”,加上有陈可辛的背景,确实值得期待。再联系这些影片一贯的什么“投资过亿,明星阵容”的吊人胃口的宣传,使得这部影片未映先热。可是看完电影,再冷静的思考一下,发现电影并非如此出色。
首先电影的大投资在影片中可以有直观的体现,一个就是重建了20世纪初的香港的街景,花费不赀,不过另一部分钱可能全在这些演员的酬劳上了。影片号称启用将近二十位知名演员,三教九流,演员歌星,体育人士,无所不包。当然用心昭然若揭,无非就是增加明星效应而已。这种商业片导演常用的招数在陈可辛的“打造百分百的商业电影”号召下应用的淋漓尽致。可是效果如何?别的不知道,反正在观影期间,当李宇春、谢霆锋还有黎明的新造型出现的时候,影院里笑声一片,使得本片具备了些许喜剧色彩。如果这些角色的造型都是为了别出心裁,可是实际效果如何?李宇春饰演的角色功夫场景较多,这个在香港业已熟稔的流程面前不是问题,可是在任达华饰演的李宇春父亲被杀的场景一幕中,面对自己父亲的尸体,这位“造星运动”出品的歌手的表现又是怎样呢?谢霆锋饰演的车夫,本身的气质就极不对称,而那种刻意为之的“纯朴”直教人反胃,和某位大侠饰演的郭靖大侠有一拼,也就是传说中的“不是装傻,而是真傻”;至于甄子丹的角色,倒是有些意外,一开始的一个利欲熏心的赌徒角色,在得知自己的女友为自己上下女儿后选择了慷慨赴死,这种转变,不是演员演得不好,而是实在有些刻意为之的意味。这里面,以黎明最惨,一是开场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以蓬头垢面的乱发遮面示人,后来在阻击战时的形象可以说是“雷人”,黎明大叔留着那样的长发,只是多了几份梅超风的意味,不知道到底“英武在何处”……
金沙城中心 ,单纯从形象上评价一部影片,是极不公正的。也许有人说,这些演员最打动人的是他们的“壮烈”,也就是所谓的“为革命牺牲”的精神。上映之前,一个恶俗的宣传手段就是声称要观众“多带几条手绢进场”,看来是在煽情方面比较有信心。可是,我们回到影片本身,这些人到底是为何而死?除了那个书生意气的李公子对革命一知半解之外,其他的那些死者有谁明白什么是革命?李宇春是为了报父仇,甄子丹是为了自己偷情所生的女儿,黎明的角色其心早死,这次只是为了报答李老板的感遇之恩;谢霆锋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忠心,至于巴特尔的角色,不客气的说,则是为了哥们义气,打架去也。这些人中,只有陈少白和李老板是明白人,甚至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保护为何和谁人。这种赴死,何谈“壮烈”?剧中李老板在出发前一天自责“我是个大骗子!”,其实我们都被陈可辛和陈德森骗了,这部电影最终演变成以展示一种所谓“悲壮的死”为噱头,将电影变成了一幕幕的死亡的展示,在观影者简单的“好人坏人”的分辨之下,将一出出没有意义的死亡变成了煽情的舞台,再配以煽情的音乐和字幕的展示,将观众引入一个“悲壮”的所在,为剧中人流泪,可是真实情况到底如何呢?就像有些网友所讨论的一样“革命家在开会,人民在牺牲”,这种死亡,对于革命来讲,到底能起到怎样的作用?电影的最终的结局是革命党一个也没死,死去的全是这些不知为何而死的人,这是不是一种悲哀?而作为观影者的我们,在被编导诱导流泪之余,真相是被廉价的欺骗了一次而已。
作为知名导演,陈可辛熟谙国内的影坛的操作方式,再加上他的“人人电影”浓厚的大陆背景,所以对于国内的电影制度,他是了然于胸的。陈可辛不会轻易地去操作一部完全是对二十世纪初的革命党人歌功颂德的电影。如果要书写,早期的革命党人如陆皓东、林觉民、喻培伦,甚至青年汪精卫的故事要比这些无名之辈壮烈的多,所以,在这部电影里,所谓的“精神”和“壮烈”绝对是退居次要地位的,展示各种各样的死亡,让你接受感官刺激,然后人家收票房,这才是重要的。其实陈可辛在多个场合一再声称这是“百分百的商业电影”,人家都坦白了,你还去刻意挖掘什么?
不过回到电影本身来说,也难称完美。陈德森在多个场合表达自己为这部电影费尽心血,历经磨难,遗憾的是他自己本身就在过去鲜有佳作问世。除了一部《紫雨风暴》挖掘了吴彦祖之外,其他的如《特务迷城》、《神偷谍影》都质量一般。这次在处理这部电影时,一个是全片的三分之二用来交代背景和准备工作,略显沉闷冗长一些。既然号称“商业电影”,倒不如学学好莱坞的《勇闯十六街区》和《血溅十三号警署》之类的片子,直接入题,杀个痛快,倒也能让人爽一把;在个别的情节处理上,也看出导演的功力值得商榷,比较明显的是战斗开始后的第一场街斗,处理的比较混乱,镜头掌控不足。作为一部超过两个小时的电影,导演也有其野心,可惜影片的毛病仍旧是国产电影的一个通病,在主题之外夹杂了太多的诸如父子情、婚外情、爱情还有友情等等因素,想法太多,反而削弱了主题。
影片最让人感慨的地方,也是影片真正感人的一个细节,出现在黎明饰演的角色在临死之前,依稀见到死去的情人的样子的时刻,虽然之后还有甄子丹的类似的情节,可是以黎明的这一处最为感人。这种细腻的感情处理戏,一直是陈可辛的强项,只可惜在香港回归之后,这位过去二十年香港最出色的导演之一却在追求“商业大片”的大路上奋力向前,留给我们的,也只有那些在《甜蜜蜜》、《金枝玉叶》里的温馨的回忆了……

欲经抢钱之幸福 不得不经抢钱之痛苦

月初上映的《绿皮书》,拉开了3月文艺片混战的序幕,这些受众狭小但名誉响亮的文艺片,试图趁着影市市场较为平淡的3月,在票房的泥沼中挣得一席之地。但目前看来,情况似乎并不那么理想。

内地市场好景气,票房轻松整上亿。陈可辛是个不错的导演,但这一次更是一个精明的商人,把最合适的商品在最合适的时机推向最合适的市场,这里再谈电影的本质已经显得无关紧要了,作为《十月围城》这部电影来说,应该载入中国电影史册的是,它从头到尾的商业运作模式。

3月,除了《惊奇队长》和《阿丽塔》这两部商业大片外,基本就是文艺片雄霸天下。

在我们有些导演们还在拍一些叫好不叫座或者叫座不叫好的片子时,《十月围城》从一个整体运营角度开始抢钱,无论影片的内涵,感染力,表演,引发的思考还是票房,口碑,你基本上说不出有什么好,但是奇怪的是,也说不出什么不好,这是一次创新,影片彻头至尾的成为了一个商品,它的构成复杂,没有一个环节出彩,但也没有败笔,这怎么说呢,例如拿《2012》来说,没人去讨论它的剧情,或者他宣扬的个人英雄主义和危难时人民的责任感与凝聚力,看次片,只有被特效营造的揪心一环一环带入,毕竟人家的特效做的太好了,那么在中国,达不到这样的技术又能怎么办了,《十月围城》给出的答案是牺牲。

金沙城中心 2

牺牲是个好词儿,坏人死叫做隔屁儿,只有那些正直的人死掉才叫牺牲,好吧,排除掉战争片,那怎么才能一波接一波的牺牲呢,只有为了正义,代表正义的是孙中山,是革命,这个题材够大也够味儿,死也死得物有所值。再加上每一个牺牲者都是明星,那就更好看了。所以从影片还未上映,基本上所有的宣传就已经开始剧透了这是一个贩夫走卒保护孙中山的故事,观众已经知道片子内情了,那能够看的,也只剩下了这帮明星一个个怎么个死法。这有些像美国公路片,一根主线牵引,一路之上出现新的人物,新的故事,主线是护驾孙中山,不同的是人物都在开场时亮了相,但一个人带出一个故事,刻画人物个性的同时将剧情一步步推向结局这点来说很公路。

各大电影节获奖的文艺佳片们,争相在热度未消前纷纷于内地影院亮相: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的《绿皮书》和《波西米亚狂想曲》;在柏林电影节破纪录拿下双银熊表演奖的《地久天长》;在国外众多电影节强势吸睛的新生代作品《过春天》;以及曾执导过口碑作品《钢的琴》的导演,张猛的新片《阳台上》。

陈可辛信心满满,他不担心《十月围城》票房不好,除了有《建国大业》这样的特殊影片铺路,让人知道明星扎堆观众就爱看,关键在于他找到一个好题材,这个题材用这种方式来呈现,不抢钱都不行。现在的内地市场真是太好了,对于陈可辛这样侵淫过香港电影兴衰,又在内地试过水,也能踏实沉下来做一部作品的人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春天,而同陈可辛这样香港电影业的骨干力量来比,内地的很多导演还显得稚嫩太多,无可否认,基本上宣传做得好,也就不亏钱了,但离抢钱,他们还有很多要学习。观众的要求很简单,不求每一部片子都深刻得让人泪流满面,但是看电影必有所图,所图者,勾动内心某一部分矣,随着电影业这么快速的发展,再有导演以为,观众就是听你说那些网上泛滥的术语,看那些打着向某某致敬的山寨桥段就可以买单,那就真是很傻很天真了,优胜劣汰就要开始了。沉下来,再跳出去,有个好创意,千万别糟作了。

但名声是外届给的,票房却要自己挣得,这五部备受瞩目的文艺片,能否成功面临市场和大众的检验,才是重点。

金沙城中心 3

近五年来,3月档文艺片票房平平

事实上,文艺片扎堆3月上映,在内地影市早已约定俗成,就像春节档充斥着商业大片一样。五年前,《白日焰火》在柏林电影节斩获了最佳影片金熊奖和最佳男演员银熊奖,片方趁热打铁在一个月后迅速全国公映,最终收获1.02亿票房,这在当时已算成绩斐然。

金沙城中心 4

四年前,由刘德华和井柏然两位具有市场号召力的演员保驾护航的现实主义题材文艺片《失孤》,拿下2.15亿票房,让业内人士更加看好3月的市场,毕竟春节档看多了眼花缭乱的大片后,也是时候静下心来品一品文艺片了。

金沙城中心 5

可随后这几年的3月,文艺片票房都不尽人意。三年前的《箭士柳白猿》只有647万,两年前拿下金马奖最佳影片的《八月》仅436万,去年的《三块广告牌》即使有奥斯卡光环,也只拿下6442.61万的最终票房。

金沙城中心 6

今年的《绿皮书》看似达到了一个新高峰,上映16天票房累计3.66亿,但这样的成功是难以复制的。影片所传达的“小人物、正能量、大情怀”的普世价值观,是它能持续吸引观众的原因之一,但更多是阿里影业在其背后一步步的递推式营销。

从1月初金球奖提名时便放出有望引进的消息,到1月底奥斯卡提名时宣布定档,再到获奖当天开启大规模点映,真正做到了精准宣传与“接地气”的营销,让国内观众实时参与其中。

金沙城中心 7

除此之外的几部影片,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昨天上映的《过春天》和《阳台上》,截止发稿前一小时,实时票房累计分别为473.5万和286.6万,在本周没有商业片新上映的情况下,显得尤为悲凉。

金沙城中心 8

下周上映的《地久天长》,早在一周前便开始小范围的点映,目前累计票房已超222万,在王小帅导演和柏林电影节奖项的加持,以及王源的商业助力下,《地久天长》比起前两部国产文艺片,有更大的票房提升空间。但影片时长近三小时,上映后必有时长删减的取舍,对影片本身也是一种伤害。

至于最后一部《波西米亚狂想曲》,可以说是献给皇后乐队粉丝的礼物,对于绝大多数内地观众来说,难以产生共鸣,它的票房前景目前看来也难以乐观。

金沙城中心 9

文艺片数十年如一日的票房窘境

别说三月份上映的文艺片了,任何时候,票房不好仿佛就是文艺片的原罪,与上映档期关系不大。

十三年前已经在各大国际电影节颇负盛名的贾樟柯,在《三峡好人》已经拿下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大奖后,在国内只拿下150万的票房。面对这种境遇,贾科长并不意外也不丧气,甚至开玩笑“《三峡好人》的公映,就是给内地市场的票房殉情。”

金沙城中心 10

《三峡好人》剧照

然而时间来到十年后,情况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山河故人》上映时,贾樟柯一改以往的高冷营销,选择用“情怀牌”、“大明星”和“跑断腿”来为电影争取市场。最终虽然只获得3222万票房,被杨幂的《我是证人》碾压,却已经是当时贾科长从业以来的最高票房。

金沙城中心 11

这样的窘境,王小帅导演也很是熟悉,四年前由他执导的《闯入者》在爱情片《何以笙箫默》和超级英雄电影《复仇者联盟2》(票房14亿6千4百万)的双重夹击下,仅收获1005万票房。

影片上映前,王小帅的期待值是排片5%,没想到现实只有1%,无奈之下导演写了一封《致我的观众》的公开信,请求“我的观众,请你挺我”。最终得到贾樟柯、高圆圆等一众好友的声援,而这1005万票房已经是挣扎之后的结果。

金沙城中心 12

三年前《百鸟朝凤》上映,排片量过低,关注度不高,票房遇冷,虽是吴天明导演的遗作,却依旧被漫威的《美国队长3》狠狠挤压。制片人方励无奈之下下跪为影片求排片,有人认为他在卖惨,有人觉得他真的惨,但不管为何,《百鸟朝凤》终于得到了外界的关注,不至于悄无声息地退场。

金沙城中心 13

拒绝妥协,文艺片要站着把钱挣了

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那么,文艺片如何才能站着把钱挣了?

很多人第一想法都是商业营销,但基于文艺片和商业片受众群体的不同,有时候不恰当的营销,反而会导致口碑逆流。

最好的例子就是《地球最后的夜晚》,以“一吻跨年”为噱头让很多观众冲着“浪漫爱情片”走进电影院,却因为晦涩的剧情大呼“上当”。最终在取得超高预售票房的第二天,出现口碑的断崖式下滑,最终伤害了电影本身,下场极度凄惨。

金沙城中心 14

也有人说,文艺片不应该低商业片一等,商业院线也不需要因为情怀给文艺片开后门,损害自己的利益,中国应该有自己的艺术片院线。

要知道,在电影市场最发达的美国,艺术电影的生存方式也不是在商业院线中与商业片竞争,而是在艺术院线或个别影院中长期放映。

金沙城中心 15

然而事实是,早在三年前全国首个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就已成立,首批加盟的艺术影院超过100家,每家影院固定一个影厅作为艺术影厅,保证每天至少放映4场艺术电影(其中1场为黄金场放映),为具有独特艺术价值的中外影片助一臂之力。

奥斯卡获奖影片《海边的曼彻斯特》、《三块广告牌》,戛纳入围影片《路过未来》,即将上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等,都选择了在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

金沙城中心 16

《海边的曼彻斯特》剧照

全国艺术电影联盟的成立,的确给了文艺片更大的舞台,但也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沉疴,最根本的还是应该打破文艺片和商业片固有的界限。

陈可辛在宣传《亲爱的》时曾说,“由于我们这个市场还未成熟,往往把一些现实题材的电影当成文艺片,一说商业片就是低俗,说到文艺片就是脱离群众。文艺片可以让商业与文艺并重,好莱坞这种情况很多,这么做可以说服发行方、戏院和观众:文艺片也可以是卖钱的。”

金沙城中心 17

陈可辛

陈可辛说得十分在理,文艺片在关注情感、宿命以及寻找自我的主题背景下,如果能同时做到画面、剪辑以及节奏把控也不逊于商业片,票房便不足以成为困扰。

就像五年前大卫·芬奇的《消失的爱人》,悬疑氛围与伦理深度兼具,连续几周蝉联了北美票房冠军。

金沙城中心 18

《消失的爱人》剧照

如此看来,若《地球最后的夜晚》能少一点故弄玄虚和炫技,可能也会像《消失的爱人》一般,被市场更好的接纳。

希望有一天,大众在谈论文艺片时,票房不再是一个令人焦虑的话题。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十月围城,目前看来更像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