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必适合电影,不必太拿娱乐当真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未必适合电影,不必太拿娱乐当真

    眼下的各路媒体上,到处充斥着对电影《达•芬奇密码》的批评,以小说为主要参照物,骂声多于掌声。我相信,那些捧着小说乜斜着眼睛对电影说三道四的人中,多数人看的都是原著的中文译本。而就在我去年被这本中文畅销书吸引的时候,一位英语文学博士朋友就打击我说:“如果你有英文阅读能力,就一定会对汉译本的水准大持疑义。”这么说来,我真的担心,朗•霍华德是从英文原著出发向左走,中文译本是从英文原著出发向右走,而我们这些看中文译本的人又多拐了个弯儿,再加上柏拉图当年说到文艺时指出的它与真理“隔着三层”、新批评派的“意图迷误说”……或许我们脑海中的和电影中所要解开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密码”了。
    我向来讨厌这种对比:小说与电影、原著与译作……既然不同的媒介语言——文字/镜头、外文/中文,已经严重改变了艺术品的特质,我们何不干脆将其视为一个自足的个体呢?
    电影自从好莱坞出现之后就是商业的了。艺术,只不过是个添加剂,有之当然好,没有也不影响大局。从商业运作上来说,电影《达•芬奇密码》是成功的,从宗教纷争到拍摄受阻,而结局就是电影在骂声一片中却仍然票房飙升,甚至旅游业也趁热推出“密码之旅”,跟着捞它一笔。
    电影对小说的叙事几乎没有改变大约是处在畅销书巨大成功的阴影之中不能自拔的结果,而由于电影自身的限制,朗•霍华德又不得不努力用画面表现书中某些略嫌枯燥的历史和理论段落,不得不用画面的紧张感来代替小说中来自精神上的惊悚……所以尽管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电影《达•芬奇密码》至少不能算是一部改编失败的作品,但倘若你执迷于小说的话,它依然会令人失望。其实这种诉求本身就是多余的。如果你是真的热爱文学,你应该早就清楚,图像所带来的快感相对于阅读文字来说是廉价而低级的,只要想想电影史上名著改编片得到普遍褒扬的如何凤毛麟角就知道了。遑论这不过是本通俗畅销的悬疑故事。
    丹•布朗可从来没有过想写严肃文学读物的奢望。小说《达•芬奇密码》从叙述、结构到发行操作全是通俗商业书的路子,只不过故事的主题和宗教色彩为不太如流的小说类型提高了些声望。严密的推理让受众的智力受到挑战,浓郁的宗教与艺术史背景又让一本大众读物增添了无穷多的文化色彩。自然,看惯了都市罗曼史或史蒂芬•金式的惊悚故事的人被这些光环吸引了,它至少让本质上不求甚解的普通大众获得了一种貌似深沉的阅读快感。于是,小说《达•芬奇密码》一炮走红。
    不过宗教界的迅速反应对《达•芬奇密码》系列产品又有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老实说,这几年,深居简出的宗教人士可没少跟大众传媒过招,从禁书《基督最后的诱惑》改编电影,到梅尔•吉布森拍摄了颇富争议的《耶稣受难记》,都和《达•芬奇密码》一样,誓把神性的基督“拉下神坛”。这种趋势何止是在宗教界呢?不久前曾经大买的电影《特洛伊》以及新片《特里斯丹与伊瑟》,不都是把史诗神话变成了现代故事——荣誉之战变成了权色之争,命运的魔力变成了日久生情——哪一个不是为了讨好实在缺乏想象力的现代受众呢?因为今天,仿佛没有人再相信神性了。
    其实,有些电影是需要点背景知识的,因为不是所有故事都是重演你所熟悉的都市传奇。《达•芬奇密码》这部电影有着一些宗教史和艺术史背景,不过有些是被电影扭曲了,有些不过是大众文化的噱头。如果既没看过小说,又缺乏一点背景知识,我敢打保票,绝对有相当多的人看不太懂,甚至无法连缀过于紧凑的情节。估计最多的收获就是再见到军人的肩章是心中窃笑,又或者下次要仔细考察一下名画《最后的晚餐》中的那张桌子上到底有没有杯子呢?

    丹·布朗也许不会介意这次的电影改编,这部好莱坞大片,实在可以看作是小说的一个昂贵的广告和超长的预告片。

   一直期待一个人到影院看场电影,我认为是件浪漫洒脱至极的事。电影是心灵的私家享受。一个故友成全了我,偶然之下将电影票送至我手中。

在观片之前已在媒体上看到不少关于此片的负面消息,评论的导向似乎都不是太好,不过作为看过原著的读者之一,我还是下定决心要走进电影院。在两个多小时之后从影院出来,我想我还是基本满意的,虽说影片没有带来过多的惊喜,不过朗霍华德执导的影片还是还原了小说的原貌。至于不少观众的失望,我想更多还是来自于现实与心理过高预期的差距,这种差距主要是针对于阅读过原著的观众。读过原著的观众在欣赏这部影片的过程,实际上是对小说故事的一次重温,所以说这部忠于原著的影片不可能带来过多惊喜。另一部分没有阅读过原著的观众,可能更容易会对影片感到失望,毕竟这部以宗教为主题的影片让观众在理解上不免会感到生涩。

    没看过《达·芬奇密码》原著小说的观众,在看完这部同名电影后恐怕只会有两种反应:或者是在头绪繁多的宗教和艺术史知识面前被搞得晕头转向、不得要领,或者把它找来亲自阅读一番。人们只是又一次见证了电影和文学两种叙事艺术之间的巨大差别。

    我没有看过《达•芬奇密码》原著小说,也拒绝不了道听途说全球范围内对这个故事的关注。小说掀起了热潮,电影将这股热潮推至高峰。视听媒体全方位关注着这个富有争议的故事。无数的报道已经在争相为故事衍生出的宗教疑点作出解说。在香港,首映场连特首曾荫权也捧场。在电台里听到了一些评论,如:“原著小说的很多细节在电影中无法展现”;主角的演出也受到置疑,杜汶泽在麦克风里引叙老外的评论“汤汉斯,像僵尸。还骂得押韵。”

电影和小说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态,一部成功的小说未必就能够改编成一部成功的电影,记得塔可夫斯基曾经就认为电影应该独立创作,又如法国新浪潮时提倡的作者电影。有些小说适合改编成电影,而有些小说并不适合改编成电影,而《达芬奇密码》实际上属于后者。小说故事的发展虽然张驰有度、环环相扣,但这并不是这部小说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如果以此为卖点就好象将影片《达芬奇密码》定义为惊悚片一样无趣。小说之所以成功,是因为触及了天主教最敏感的要害,关于于耶稣的身份,极大的颠覆了几千年的天主教教义。以如此大胆的设想又怎么能不引起轰动畅销呢?而关于这个惊世骇俗的观点的推理一方面来自于罗伯特兰登教授与苏菲的大量对话,另一方面来自提彬爵士的分析,而这些大量蕴念着历史、宗教、美术鉴赏和艺术史知识的对话通过电影来表现实际上有些吃力。

    把畅销书或文学名著改编成电影从来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好莱坞的金牌导演朗·霍华德竟然容忍了一个改编得极为平庸的剧本,又采取了一种毫无智慧的导演方式,把原本紧张刺激的故事拍得像午后肥皂剧一样温柔琐碎。

    看过小说的,人人都是专家。我无法炫耀出对“达•芬奇密码”故事的了解。纯粹从电影出发,看待故事。 影片讲述了哈佛大学的符号学专家罗伯特.兰登(汤姆•汉克斯饰演)和法国密码破译专家索菲.奈芙(奥黛丽•塔图饰演)在处理一桩卢浮宫命案时,需要破解一大堆怪异的密码,结果发现线索居然隐藏在达芬奇的艺术作品中。故事梗概一言能简述,电影情节的展开则是一环一环相接,渐入佳境。意识形态的冲突才是推进电影情节的灵魂。基督教徒信奉耶稣是神,伟大的神,唯一的神,是基督信徒眼中爱的根源;异教徒觉得,耶稣是人,不是神。耶稣也有妻子儿女。揭穿耶稣是人的本质,才能打破天下一神的偏论,避免流血冲突。可是,异教徒却用流血的方式证明着自己的信仰。
《最后的晚餐》《蒙娜•丽莎》《岩间圣母》等达•芬奇的名著,以及圣殿骑士团、峋山隐修会、天主事工会等团体,成了情节推断的线索与戏剧冲突的原点。

由于电影篇幅所限,影片只能通过一些闪回来重现历史疑问,同样在对人物的处理时也只能是草草交代,而不能将背景说得透彻。毕竟原著中庞大的信息量无法通过短短两个多小时一一交代清楚,而阅读小说时则可以慢慢消化吸收,所以对那些没有阅读过原著的观众来说欣赏这样的电影在理解上未免有些累。虽然小说《达芬奇密码》并不是太适合改拍成电影,但也并非说视觉化的影像对于某些解密的理解上没有补益,虽然文字可以详尽地一一说明分析,但有时却不如画面来得直接,特别是影片中提彬爵士在演示达芬奇名画《最后的晚餐》中圣杯的存在,用局部的凸现和移位非常清楚地进行了表达,就这点而言电影的优势是明显的。文字和画面这两种表现形式上的异殊也决定了彼此各自的局限性,所以并非所有的文学作品都很适合转化为电影。

    不可否认,霍华德费尽心思将小说中复杂的历史和宗教知识变成通俗易懂的直观影像,极力将原著的情节脉络和人物关系塞进电影,但是整部影片却因为取舍不当失去了推理故事所应有的节奏感。

    电影时长2个半小时,头半个小时,我不知所云。跟着人物性格走向,才慢慢理解故事脉络。罗伯特.兰登是第一主角,过往演技技惊四座的汤姆•汉克斯竟然招至谩骂声音一片。戏份虽然最多,但罗伯特.兰登角色只发挥剧情牵引者的作用,至始至终以冷静与理智,推断层层谜团,人物性格表现机会甚少。他的角色和观众的思考方位同属一边厢。罗伯特.兰登在揭开一个个谜团时,所遇到的人物,反而更加抢戏。事工会的一个白化病信徒,苦行僧式的虔诚于信仰,每天用刑具折磨自己,仿效耶稣受难。为了自己的信仰甘当杀手,性格的悲剧感让人同情这个为了信仰而杀人不见血的人物。以死亡告终的下场,昭示了思维偏激的异教徒心愚智清的宿命。引起电影观众最佳反应的是饰演天主事工会导师的提彬(伊恩-麦凯伦饰演),在《魔戒》里让人广为人知的白袍道长甘道夫亲切露面,虽身为反派,但角色拐点较多。初始以宗教史学家的身份幽默登场,其后才显露导师的复杂面目。饰演索菲.奈芙的奥黛丽•塔图,听闻她击败了包括法国总统希拉克女儿好友在内的30位法国女演员,方有机会出演片中的女主角。先前在《天使爱美丽》演出想象精灵古怪的小女孩,现在成了耶稣的后裔,与之前的戏路截然不同。不过,硬朗坚强的角色形象依然博得人心。还以为这位法国演员已经三十有余,其实她才芳龄二八。

成功改编文学作品的电影往往是带有导演个人意识的再创造,导演在拍摄电影时添加了新的观点和意识,使电影成为一个全新的艺术作品,而不仅仅是原著的翻版。而朗霍华德并没有对《达芬奇密码》再创作,而是最大化地遵循了原著的观点,或许他认为这样敏感的电影已不需要再改动什么了。不过朗霍华德从娱乐性考虑,他还是加快了影片的节奏,让追杀场面略显紧张些,好在他没有让这部影片变成枪战动作片。有人认为《达芬奇密码》近似于《国家的财富》,不过较之《国家的财富》纯娱乐片的定位,影片《达芬奇密码》还是相对偏重于历史解密和推理。事实上以这部影片涉及宗教的敏感题材的确就是票房的良好保证,朗霍华德不需要为此冒改编的风险。

    《达·芬奇密码》所讲述的毕竟是一个夜晚所发生的故事,兰登教授和奈芙小姐的每一次遇险和逃脱,在原著中都是那么的扣人心弦,而在电影中却像孩子们轻松的游戏。

    电影里的达•芬奇名画都是法国卢浮宫提供的真品,饱飨观众感观。以画的寓意揭示宗教谜团和人物身份谜团,虽然有些细节并未完全理解,也感创意十足。人们传统上认为《最后的晚餐》中画中人为13 个男性,电影却通过提彬之言说成是12 个男人和1 个女人,就连一向为世人崇拜、不食人间烟火的耶稣基督也被从“神”还原为“人”,并声称他结了婚,留下了后代。而耶稣的妻子,就是被他救赎的抹大拉的玛利亚。达•芬奇将耶稣的门徒分为4 组,每组3 个人。耶稣位于画面的正中央,双手摊开,两臂与周围的空间形成了一大一小两个倒三角形。耶稣右手边那位颇有阴柔气质的年轻门徒,正是解开《达•芬奇密码》的重要线索。

受争议的宗教题材往往能刺激电影的票房,而以影片《达芬奇密码》所虚构出的耶稣非神论的观点必然会像1988年大导演马丁•斯科西斯推出了《基督的最后诱惑》,片中因为大胆触及天主教教义而在上映后引起巨大争议,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2004年上映的梅尔•吉布森执导的低成本电影《耶稣受难记》成为了票房的黑马,以几千万的成本坐收几个亿的票房。不论争议多少,受到关注的程度却是不容置疑的。加之罗马教廷的反对声,一些宗教人士的示威等消息,反而为影片《达芬奇密码》起到了鼓吹的效果,因此影片的票房成绩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

    无法避免的是,对小说读者来说最有意思的解谜过程和破译密码的细节必须简单处理,这种潦草带过的交代就丧失了原著极具阅读快感之处。比如,兰登用菲波那契数列破译出“达·芬奇,蒙娜丽莎”这几个词,本是在将要逃出卢浮宫的路上想到的,这时他面临立刻获得自由还是返回危险之地继续解谜的选择,这种戏剧张力在影片中却被简化成了他在索尼埃尸体旁的灵机一动,从而使紧张的气氛和过人的智慧都荡然无存。最不可思议的是,影片将索尼埃留下的双层密码筒简化成了单层的,这不仅降低了谜题的难度,而且把原书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密码“P.S.(PrincessSophie)”所联系到的所有前因后果都删除了,随之而来的是情节合理性的大大削弱。

    电影里头罗伯特.兰登对耶稣是人是神的争辩作出了自己的见解:是人也好,是神也好。伟大的人同样也是神。一句话带出了不分人神,彼此尊重的主旋律。符合美国好莱坞电影的主流格调。主旋律,我不排斥,毕竟他们的角度是从人性出发,是精神焕发的积极状态;而我们的主旋律,则从违背人性出发,弘扬高贵精神。既高又贵,但攀不着。

作为东方的观众在欣赏这样一部影片,实际上是抱有一种猎奇的心态。天主教在中国的影响没有在西方来得根深蒂固,同样这也影响了中国观众对天主教历史的了解,而这种猎奇心态提升的兴趣必须根植于对西方历史文化的根基,否则在欣赏这部影片时享受不到那份快乐。如果举个简单例子的话,《达芬奇密码》就像我们喜爱的金庸的武侠作品,故事讲得离奇动人,又煞有其事的溶合了历史,怎么都能引人入胜。我们之所以喜欢金庸武侠作品,是因为我们对中国历史了解,而《达芬奇密码》也需要观众了解天主教和西方的历史,不然就无法明白影片对话中的一些典故了。

    处处用力带来的必然是处处用力不足,影片只好依靠偷工减料来压缩情节,导致的后果就是所有线索都被叙述得不够清晰,杂乱地交织在一起,不仅制造混乱,而且削弱效果。最后,本来聪明绝顶的教授变得就像个中彩票的幸运儿,失去亲人的女主角好似是事不关己的旅游者。

   片名:达芬奇密码
    英文:The Da Vinci Code
    制片:布莱恩•葛瑞泽(Brian Grazer) 
    导演:罗恩•霍华德(Ron Howard) 
    主演:汤姆•汉克斯(Tom Hanks) 奥黛丽•塔图(Audrey Tautou) 让•雷诺(Jean Reno) 
    类型:神秘(Mystery) 惊悚(Thriller)
官方网站:
上映年度: 2006
  出品公司: 美国哥伦比亚电影公司

而对于这样一部集合了汤姆汉克斯、奥黛丽塔图、让雷诺、伊恩麦克莲、保罗贝塔尼的明星阵容,似乎应该为影片增色不少,但很可惜这点也没有能够做到。汤姆汉克斯所饰的主角兰登教授似乎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由于原著中这个角色也并不十分鲜明,他更多是作为一个解密的陈述者存在,少有性格方面的闪光点,也只能让这位奥斯卡双料影帝无处发挥。奥黛丽塔图似乎也陷于汤姆汉克斯相同的境地,这位当年以《艾美丽》精灵古怪形象走红的法国女星也是同样的呆板。让雷诺这位一路追杀的探长除了一句:“金字塔是法国脸上的一道刀疤。”让人领会了法国人的一贯看法外也同样缺少亮点。倒是两位反派角色很讨巧,伊恩麦克莲所饰的瘸子提彬爵士所显露出那份偏执狂热、老谋深算的性格很是出彩,犹其是他在描绘隐修会历史和耶稣的真相时透出那份生动劲。而保罗贝塔尼一直就是我极喜爱的男演员,虽然他并非一线的明星级人物,但从《狗镇》、《怒海争锋》中一直看他的表演,的确有着非凡的功底,而影片中患有白化病的苦行僧更是在他演绎下与原著的形象达到了近似。演员的出彩有时依赖于角色,完美的角色其实是很难有光芒的,有缺陷的角色才能让演员有发挥的余地。

    不过,丹·布朗也许不会介意这次的电影改编,这部好莱坞大片,实在可以看作是小说的一个昂贵的广告和超长的预告片。

至于影片提出关于耶稣是人非神的观点,影片也认为这取决于你自己信与不信,仍何一种结果都并非绝对。有信仰者可以继续信耶稣是神,无信仰者也可以认为他是人,神或者人都不影响作为耶稣本身的光辉。

文:眉间尺

新浪娱乐专稿,转载请注明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未必适合电影,不必太拿娱乐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