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影之夜,一边是放逐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电影之夜,一边是放逐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昨天犀牛,今晚TDK
昏暗宽敞的空间,在公司所能找到的最大的幕投出,效果却有不同

      商业与风格永远是好电影最大的矛盾,但这就是好莱坞导演,我想如果要想有人投大钱拍下一步片子的话,就永远要这中间来平衡。在好莱坞继续混下去同样逃不过对商业的让步,作为TDK的后续在剧情与节奏上咄咄逼人,叙事上了了草草,大段大段的剧透,没什么悬念的剧情,充斥着更多的火爆场面,人海战术,最终塑造高大全的正面形象,超级英雄雕像落成,然后荣誉进入超级英雄名人堂。

关于这部电影的优秀已经被说的太多,这里只写一些关于它结局台词的感想,我在看整部电影时累积的情绪恰好在结局处韦恩和警长戈登对话时达到最终的释放,真是一部布局极为精巧的作品。

这是关于善恶挣扎的另一种呈现,比西斯的复仇要复杂。星战里面,一切所系是安纳金一个人,一个天赋就不同,带着使命而生的救世者,那挣扎是简单的,或者说选择是简单的,如同neo选择救trinity,安纳金必然会为了帕德美而不惜一切,尽管为了她最后成为伤害她。这也是经典的爱情法则,所以那俩都是爱情片。TDK则不是,选择分散到无数人,普通的民众,高官,黑帮,蝙蝠侠,韦恩的管家,前女友,倒霉小律师,白骑士丹特。。有逻辑的没逻辑,decent的indecent的,似乎没一个都艰难。人的世界就是充满矛盾的世界,每一个时代都是indecent的,每个人最恶的本性和最decent的本性共存于一体,在尘世中迷失

诺兰的蝙蝠侠一共三部,分别是开战时刻(BB)、黑暗骑士(TDK)和黑暗骑士崛起(TDKR),其中TDK明显要比另外两部更加出彩。这种出彩不仅体现在诺兰娴熟的镜头语言和凌厉的画面切换中,更体现在其对英雄的理解,能够把超级英雄题材拍出哲学的味道,能够把保卫世界这样的俗不可耐的好莱坞类型片抹上幽暗人性的反思,这片子注定让人倍感沉重。尽管这反思是浅尝辄止的,但是在俗套透顶的英雄题材里面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
中国人对大侠的理解,最正统的当然是金庸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虽然不乏悲剧结局,毕竟独木难支,但最后或如郭靖这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或是袁承志无奈归隐。总之,大侠要么赢得生前身后名,要么潇洒抱得美人归,这样的结局还是过于乐观了。相比较而言,蝙蝠侠的悲剧色彩是一种明知不可而为之,之所以不可就是源于诺兰对人性的幽暗设置。在TDK中,蝙蝠侠不仅要抵抗来自反派的种种阻碍,还要承受来自民众的误解和质疑。或许正如哲人所言,一个需要英雄的社会终归是不幸的,蝙蝠侠所期待的其实是一个平静的世界。在这一部中,尽管诺兰做了种种努力,尽量给幽暗留下一些光明的种子,比如一边是囚徒一边是民众,彼此掌管对面的起爆器,在这样的社会实验中最终谁也没有按下按钮。这大概是蝙蝠侠难得一见的欣慰,但是这欣慰之前首先是人性的扭曲和挣扎。蝙蝠侠是不为人所理解的,甚至是被人所嫌弃的,这显然同金庸武侠世界的乐观形成鲜明对比。遗憾的是,蝙蝠侠也不能做到如古龙笔下的浪子那样放浪形骸,不为名教所束缚,蝙蝠侠虽然心怀炽热,但是却又不得不冷漠待人。
造成上述矛盾的根源是因为,蝙蝠侠在成为蝙蝠侠之前首先是布鲁斯•韦恩,是富可敌国但又心思细腻的富家公子。其实,无论是蝙蝠侠还是韦恩,都不是平民百姓,但是在观影过程中总是能够让人有一种代入感,让人感觉韦恩就是一个普通人,会痛苦会迷茫,正是这样的弱点让蝙蝠侠多了一些真实可触碰的因素。的确,蝙蝠侠和其他天上飞来飞去的英雄不同,除了那拉风的交通工具外实在乏善可陈,甚至我们感觉蝙蝠侠有些笨拙,打架的过程中好像也是挨打的时候多还手的时候少,最常用的一招就是抱着敌人一起做直线落体运动。这种玩命的打法同其他超级英雄一比,确实太上不了台面了。但是蝙蝠侠依然是我们心中的英雄,不仅是因为他除恶扬善,而且因为他永远都是为自己无用武之地而奋斗。一个需要英雄的社会是不幸的,蝙蝠侠所追求的就是不必靠体制外英雄来维护秩序的社会,是从体制外推动体制本身的进步。正是这样的一厢情愿让蝙蝠侠最后抗下所有的罪名,因为蝙蝠侠能够抵挡所有的诅咒和怨恨,也因为他觉得城市不再需要他这样的超级英雄,虽然他的身手依然笨拙如初。
TDK中表演最出彩的当然是小丑,我们甚至再也寻觅不到这样的反角了。其实英雄之所以伟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手的邪恶,这也是为什么BB和TDKR无法同TDK比拟的原因,看看蝙蝠侠的对手就知道了。小丑的邪恶让人不寒而栗,因为他不讲规则,不为权不为钱,只为将世界的邪恶原原本本的呈现在世人面前。不论是什么势力,只要有规则就让人觉得心里有底,因为我们可以知道其出牌的套路,即便是反套路出牌也不是全无方向。但是小丑的没有规则彻底让人陷入黑暗,打破所有规则的小丑可谓步步占得先机。更让人绝望的是,小丑的目的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撕下文明的伪装,不仅要扒掉体制的内裤,还要撕碎裹在人们心头的那块叫做善良的遮羞布。甚至开始的时候,小丑认为蝙蝠侠本身也是邪恶的,但是当他发现蝙蝠侠本身无法摧毁的时候他就开始试图摧毁蝙蝠侠的根基,通过证明民众的邪恶本性让蝙蝠侠彻底死心。小丑要告诉蝙蝠侠,民众同黑帮没有任何区别,民众需要蝙蝠侠正如黑帮需要小丑,只是因为有用而已,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类的成语。是的,小丑想要说明的就是这个,不过这种冷血不是所谓的个别人物,而是深植于每一个民众心中,他要告诉蝙蝠侠他奋不顾身保护的就是这样一群见利忘义麻木不仁的渣滓。小丑成功了吗?至少没有完全失败。民众即便不是不可救药的也是负心薄幸的,这才是蝙蝠侠悲剧色彩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这一笔不是由小丑而是由蝙蝠侠一直所维护的民众完成的。
看到这样的结局显然是令人沮丧的,对人性的这种幽暗设置似乎也太容易让人产生压抑,所以诺兰尽力的留下一些亮光,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处理其实很力不从心。看电影的同时,普通人似乎被人碰到了某种心病,是的,我们如同电影中的民众一样见利忘义一样的麻木不仁。看到蝙蝠侠决定独自承担所有的罪恶从而保护哈维丹特的名誉的时候,突然觉得民众果然是可以乐成而不能谋始。真相到底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造成一种幻觉,给民众一种积极的信仰,试问建立在欺骗之上的信仰如何能够站得住脚?蝙蝠侠的一厢情愿终归只能是镜花水月,薄弱的意志和善变的人性注定要让社会日渐腐朽且随时可能崩溃。在腐朽和崩溃面前,有的人乐见其成,有的人事不关己,唯有蝙蝠侠想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电影的最后似乎是扭转成功了,但是这个世界上压根儿没有蝙蝠侠,所以看完这样的电影我们怎么能乐观的起来呢?
最后,个人感觉蝙蝠侠其实更像是一种宗教隐喻,类似于创教之初的先知,孜孜以求的不过是救赎本身,吊诡的是救赎本身却是通过放逐来实现。远走高飞的蝙蝠侠其实比活跃在城市上空的蝙蝠侠更有力量,因为蝙蝠侠变成了一种图腾一种信仰,这大概才是人类社会最后的希望所在。

   三部曲算是完结,作为诺兰粉,而不是诺兰脑残粉,同样蝙蝠侠三部曲无疑是最经典的三部曲系列之一,为什么好看,很简单,侠义精神在全世任何不同的国家民族都通行的文化,每个人的内心都需要一个英雄,一个偶像来仰望,来意淫自己的梦想,来实现自我认知上对于世界的重要,特别是雄性更以此来满足本性中血性的一面。然而,每个时代永远不乏英雄片,英雄片永远是电影的永恒的主题之一,而为什么诺兰的蝙蝠侠会成功,因为我们看到了更多是英雄本身自我历练的过程与成长,用小马哥的话说“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神,神也是人."从面对常人与英雄之间矛盾,英雄与普罗大众认可的矛盾等等,我们往往更注重英雄的事迹与成就而忽视“神也是人”的英雄自身的问题与思考。所以超级英雄在想什么与光是超级英雄做什么相比之下,高下立判。所以,三部曲的终结诺兰也给这类超级英雄大片画上了句号。自此以后无论你什么侠,什么人,无非都是不同的瓶子包装下装着同样的酒而已。

Wayne: But the Joker cannot win. Gotham needs its true hero.

这不是个爱情片,所以不够喜欢,要选当然还是选星战,但这是个励志片,最具现实精神的励志片,不禁带回那年在香港看这片的情境,蝙蝠侠一跃而下,那座楼就在影院外维港的对面,想到就有几分兴奋。然后深受结尾念白的蛊惑,仿佛与枯竭腐朽中再次榨取出希望

    正如黑暗骑士走向光明,当蝙蝠侠不再面对自我的挣扎与外来的矛盾,兼具了基督的品格,兼具神性,化小我以大我后,至此跟其他超级英雄没有了分别,变成哥永远是个传说。
   
    好比哲学最大的意义在于思辨,从提出问题到解答的过程,才是最大的乐趣。黑暗骑士之所以是最经典的一部在与它探讨的是每个有英雄梦的人无法忽视的现实问题,个人面对世俗与超然外物境界的矛盾,更希望蝙蝠侠永远停留在黑暗骑士中的挣扎与矛盾,面对着成长的过程,是人也是神,但是电影永远不会让你跑题太久,你永远都要修成正果。

韦恩:小丑不可以赢,高谭需要它真正的英雄

讽刺或现实,所有高尚所指,都是为众人,美国电影里叫the greater good,金庸小说里叫“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这个群氓又是最愚昧无知的,要维持已经堕落的白骑士双面人哈维丹特的名誉,以给民众希望,batman真成了better man,不再是英雄却高于英雄了——怎么有点卡卡罗特变成超级赛亚人的感觉。这个唯一不可腐化的布鲁斯韦恩,是超级有钱人,所以才能干蝙蝠侠这么不靠谱的事情,想起泡沫之夏里的一句话,只有不用担心生活的人,才有资格幼稚

Gordon: No.
戈登:不

Wayne: You either die a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I can do those things... because I'm not a hero, not like Dent. I killed those people. That's what I can be.

韦恩:你是作为英雄而死...还是苟且而生到头来发现自己已非善人。这些事(指哈维丹特的仇杀)可以是我做的,因为我不是英雄,不是丹特那般的英雄。是我杀了那些人,这种人我可以做。

Gordon: No, no, you can't. You're not.

戈登:不,不,你不可以这样,你不是这样的。

Wayne: I'm whatever Gotham needs me to be. Call it in.

韦恩:高谭需要我是什么样的,我就是那样的人。让他们(警察们)进来。

Gordon (talking about Dent):
A hero. Not the hero we deserved,
金沙城中心,but the hero we needed. Nothing less than a ng.

戈登(在丹特的纪念集会上谈到他):

一个英雄,一个我们不配拥有的英雄,却是我们需要的英雄,一个“闪光”的骑士

Gordon (to Wayne): They'll hunt you.

戈登(对韦恩):他们会追捕你。

Wayne: You'll hunt me. You'll condemn me. Set the dogs on me. Because that's what needs to happen. Because sometimes... the truth isn 't good enough. Sometimes people deserve more. Sometimes people deserve to have their faith rewarded.

韦恩:你们要追捕我,你们要谴责我,放狗来追我。因为必须这样做,因为有些时候...真相不是那么好,有些时候人们理应比真相得到更多,有些时候人们的信念理应得到回报。

James(Son of Gordon):
Batman. Batman! Why's he running, Dad?

詹姆士(戈登之子):蝙蝠侠!爸爸,为什么他要跑?

Gordon: Because we have to chase him.

戈登:因为我们不得不追捕他。

Polices: Okay, we're going in! Go, go! Move!

警察们:我们进去,快,快!

James: He didn't do anything wrong.

詹姆士:他没有做错什么。

Gordon: Because he's the hero Gotham deserves, but not the one it needs right now. So we'll hunt se he can take se he's not our 's a silent guardian...a watchful protector.

A DARK KNIGHT.

戈登:因为他是高谭配得上的英雄,却不是我们此时所需要的。所以我们追捕他...因为他可以承担这些,因为他不是我们的英雄,他是一个沉默的守卫,一个警觉的保护人,一个黑暗的骑士。

丹特的确是高谭所不配拥有的英雄,因为他相信并且只利用法律的力量,他是正义的化身,光明的使者,一个正直(“decent”)的人,然而正如他自己而言,在这样一个“卑劣的时代,卑劣的地方”(“indecent time and indecent place”),如何能做一个正直(decent)的人,所以他会成为小丑的目标,失去一切。这个处在卑劣年代的卑劣的高谭市毁掉了正直的戈登,一个能给高谭的人们带来希望,安全感和对正义的信念的地方检察官。卑劣的小丑与正直的检察官之间本来就无法是对等的较量,高谭市真的到了丹特在他,瑞秋,韦恩和娜塔莎的四人晚餐上所说的“兵临城下”的时候,所以在这个年代这样的高谭不配拥有丹特这样的英雄。

高谭配的上的是蝙蝠侠这样一个蒙面侠客,甚至丹特也承认这一点,他说在罗马兵临城下之时,人们可以放弃民主的程序而选择一个保护者,赋予他至高的权利,让他去保护大家的自由,这不仅仅是荣誉,而是为对大众的职责。而他倒是很愿意在情形好转之后接过蝙蝠侠的班,去重塑民众对正义的信念,这一步是必须的,也是蝙蝠侠韦恩所经历的一切风险与磨难的终极目的,韦恩必须有退出的那一天,因为正像娜塔莎而言,她无法想象人们对一个蒙面侠客顶礼膜拜的城市。韦恩对丹特的信念,或者说丹特使韦恩相信,高谭不再需要蝙蝠侠了,只可惜这一线希望被小丑的出现击溃,为了维持这仅有的一线希望,蝙蝠侠必须走向他的反面。

卑劣的高谭毁灭了正直的丹特,然而另一方面,只有正直的丹特才能重塑这个卑劣高谭的民众们在这样一个卑劣年代里对正义的信念,这个信念保证了高谭还有未来,并最终成全蝙蝠侠存在过的意义,所以戈登会说丹特是此时此刻高谭所需要的英雄,是一个光明正大的闪亮的骑士。蝙蝠侠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可以承担一般人无法承担的是生命之重,他可以去做能给高谭带来未来的任何事。真相有时真的不如人意,真相会辜负民众对正义的信念,这时候只有蝙蝠侠可以承担这让人绝望的真相,把希望留给大众,这也正是他所以为英雄之所在。

这部作品终结了蝙蝠侠,或者说小丑终结了蝙蝠侠。从一开始,蝙蝠侠,这样一个不受法律约束的侠客,他的存在之所以不受到质疑是因为高谭已经到了危险的时刻,“兵临城下”的时刻。人们明白那个令人悲观的事实,法律是为遵守法律的人准备的,高谭犯罪横行,司法机关,重案组都被层层渗透,正直警长戈登的左右手都是丹特在内务部的调查对象,这种时刻,法律已经失去了力量,人们期待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侠客来保护高谭,所以虽然人们没有指派蝙蝠侠,却也默认了接受了习惯了甚至欣慰于蝙蝠侠的存在。但是万事有始皆有终,蝙蝠侠有他的“极限”(阿尔弗雷德),正像瑞秋所说,罗马人最后指派的保护者叫凯撒,而他却始终没有放弃民众赋予他的权利,最终走向民众的反面。瑞秋明白蝙蝠侠这样一个面具一个符号下面隐藏的对韦恩的吸引力,她怀疑这种力量同样会毁灭韦恩,所以她会放弃拥有如此地位和相貌的韦恩。对于韦恩而言,有瑞秋这个理解他最为深刻的朋友或者情人的感化,有哈维丹特这个具备正直人格和强大能力的检察官接班,这是他的幸运,他即将可以全身而退,而不用在蝙蝠侠和韦恩的人格认同问题中越陷越深。

但是,小丑出现了,小丑毁灭了丹特,即将毁灭高谭的最后希望。韦恩没有被自己的欲望和疯狂毁灭,却被小丑逼到了无法回头的单行道,作为英雄,他没有其他选择,他只能承担小丑对丹特的伤害造成的后果。所以起码在高谭的民众看来,蝙蝠侠,这样一个他们心存侥幸地依赖着的侠客,最终没能摆脱迷失于自我的强大力量的宿命。小丑对高谭人民的伤害在于,蝙蝠侠和丹特,他们只能接受一个。为了重塑高谭的信念,韦恩选择逃亡,被警察追捕,被民众谴责,这是无法挽回的悲剧结局,因为他的逃亡是保持丹特人格的完整性的基础,是整个高谭对正义信念的基础。所以说,小丑终结了蝙蝠侠作为正义的化身,而这部作品塑造了无与伦比的小丑,它终结了以后的蝙蝠侠电影的意义。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电影之夜,一边是放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