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镇戏剧节,吴彼受邀担纲乌镇戏剧节评委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乌镇戏剧节,吴彼受邀担纲乌镇戏剧节评委

  吴彼作为乌镇戏剧节的评委,每天至少要观看八部作品,然后进行讨论、评选。吴彼对繁重的评委工作甘之如饴:能担任青年竞赛单元的评委十分荣幸,竞演环节设置也是最富有创造力的,每天都能看到很多年轻人天马行空的创作,在评委的过程中感受年轻人新鲜的思想,不断激发自己新的创作灵感。

一切酒后的假想最后都落地实现了。乌镇戏剧节以及举办了六年,黄磊觉得,青年竞赛这个单元对于乌镇戏剧节的意义是最为深远的。

乌镇戏剧节:理想主义的种子

时间:2018年08月0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图片 1

莫斯科艺术剧院话剧《19.14》剧照

图片 2

中国青年导演余凤霞、陈涛合作改编的莎士比亚戏剧《皆大欢喜》剧照

  2018年第六届乌镇戏剧节将于10月18日至28日举办。本届乌镇戏剧节以“容”为主题,意为一种海纳百川、包罗万象的态度和胸怀。7月30日,戏剧节在乌镇举办新闻发布会,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四位乌镇戏剧节的发起人现场公布了本届戏剧节的特邀剧目。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的特邀剧目涵盖地域广,来自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和大洋洲等世界五大洲,主题内容涉及历史、赎罪、环境问题、身份认同、爱情、救赎、个人成长等,艺术形态包括当代艺术、实验戏剧、浸没空间、多媒体影像、哑剧、舞蹈、音乐剧场等。在为期11天的戏剧节期间,这些剧目将在“名团奥德赛”“经典醒来时”“实验的实验”“青年乌托邦”“戏剧变形记”“生活在别处”等板块亮相。

  名团和经典

  在“名团奥德赛”板块,本届戏剧节邀请了世界上四大历史悠久、极具美学表现力的剧院名团来到中国,包括俄罗斯莫斯科艺术剧院、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日本SCOT剧团、波兰华沙新剧院。莫斯科艺术剧院将带来反战话剧《19.14》,该剧根据几位一战时期法国和德国士兵的悲剧故事创作。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是德国最著名的剧院之一,剧院的青年导演巴斯蒂安·克拉夫特将携《黑暗中的舞者》亮相乌镇戏剧节。该剧的演员们将完全在黑暗中表演,观众会沉浸在失明般的体验中。

  日本SCOT剧团由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创立和带领,今年他为乌镇戏剧节“名团奥德赛”板块带来了新作《北国之春》。波兰华沙新剧院是国际舞台上代表波兰文化的最活跃的机构之一,剧院导演沃伊特克·齐梅尔斯基是当今欧洲剧坛的知名导演,他凭《说话的手》获得德累斯顿“快进-欧洲青年导演戏剧节”大奖等奖项。《说话的手》将于今年来到乌镇,该剧用波兰语和手语演出。

  本届乌镇戏剧节的一大命题,是对经典作品的致敬和解读,这就是致敬经典的板块“经典醒来时”,这些经典包括老舍的《茶馆》、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德国表现主义电影杰作《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法国当代文学名著《小王子》等。

  由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孟京辉执导的话剧《茶馆》,是对老舍的一次致敬。罗马尼亚锡比乌国家剧院的导演希尔维乌·普卡雷特因其杰出的艺术成就,在法国被授予文学艺术骑士勋章,这次他带来了贝克特经典作品《等待戈多》,贝克特的戏被他赋予了电影质感。

  印度导演迪潘·斯瓦尔曼的《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是中国观众少有机会欣赏到的印度当代戏剧。这部戏不仅是对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致敬,更是一部层次丰富、引人入胜的心理惊悚剧。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已在全世界范围内上演了400年,版本无数,由中国青年导演余凤霞、陈涛合作改编的《皆大欢喜》,运用中国戏曲的方式、节奏、假定性等,给观众带来新奇感。

  “实验的实验”

  上世纪50年代,一场实验剧场风潮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这是戏剧发展史上转折性的“一幕”,实验戏剧的探索精神、反叛气质和创新主张,为戏剧打破守旧壁垒,为戏剧舞台注入前所未有的自由度。本届戏剧节邀请到多位世界各地的实验剧场启蒙者、传承者到乌镇演出。

  台湾实验戏剧鼻祖兰陵剧坊于1978年正式创立,孕育了台湾许多剧团,包括表演工作坊、屏风表演班、优人神鼓等。台湾著名艺术家、兰陵剧坊创始人之一金士杰作为编剧兼导演的《演员实验教室》将受邀参与乌镇戏剧节,在“实验的实验”板块再现兰陵剧坊经典作品。

  在“实验的实验”板块中,还有美国马布矿坑剧团的《动物磁性》,这是马布矿坑的剧团创始人、美国实验剧场先驱李·布鲁尔为乌镇戏剧节重新创作的作品。导演田戈兵于1997年创立纸老虎工作室,多年来不断实践“异托邦”式剧场美学,他将带来作品《500米:卡夫卡,长城,不真实世界图像及日常生活中的英雄主义》。李建军是中国当代剧场艺术的重要实践者,今年他将携新青年剧团带来新作《大众力学》。

  在“戏剧变形记”板块,法国卡斯特剧团的《神奇理论》将舞蹈音乐和视觉艺术结合,阿根廷作品《天马行空》将通过对空中舞蹈技术和多媒体技术的运用,创造新的空间和重力错觉。荷兰戏剧《魔力魔音魔法》将大量现场音乐加入主角的悲剧故事中。赵梁是中国现代舞蹈剧场的开拓实践者,他将带来舞蹈剧场《幻茶谜经》。

  巴西戏剧《舞厅卡巴莱》聚焦抑郁、女权、网络焦虑等话题。南非戏剧《黑妞肥妞唱唱唱》是一出舞蹈-唱诗戏剧,用南非索托语、祖鲁语、科萨语和英语演出。澳大利亚戏剧《沙漠傍晚六点二十九分》是澳大利亚红针演员剧院历时3年多打磨的作品。这些作品都将在“生活在别处”板块亮相。

  青年永远是核心

  6年来,“青年竞演”一直是乌镇戏剧节最有活力的单元,组委会每年都特设“最佳戏剧奖”以及“最佳个人表现奖”,鼓励支持中国青年戏剧人的创作。在黄磊看来,在乌镇戏剧节的诸多板块中,生长速度最快和最有气势的,就是“青年竞演”单元,这也是国际性戏剧节中少有的具有竞赛性质的单元。“‘青年竞演’单元很像一个学校,很多参与过的青年戏剧人,在‘毕业’后都有了更好的发展。”黄磊说,一些青年导演随后带着作品参加了亚洲的导演艺术节,曾在第二届乌镇戏剧节中获得大奖的《跳墙》后来去了阿维尼翁戏剧节。

  几年来,乌镇戏剧节作为平台,为参与“青年竞演”的青年戏剧人提供了走出国门的机会,将他们送到世界各地的艺术节观摩和访问,扶持青年戏剧人的成长。“乌镇戏剧节就是为青年准备的,现在和以后,青年都是戏剧节的核心。”黄磊介绍,如今有几位曾参与“青年竞演”单元的导演,已经成为这一单元的初评委,“戏剧节培养的人才,也在为这个节做一些事情了”。

  每年“青年竞演”决赛时,观众在乌镇排长队等待入场的场景都让黄磊很感动。“我们劝他们别排了,没有希望能进场看演出了,但他们坚持要排,说万一有希望呢。所以我们每次都让剧场里的观众坐得再挤一点,在保证消防安全的前提下,尽量让更多人进去。”本届乌镇戏剧节在“青年乌托邦”板块将送给观众一份“礼物”,将在第一届至第五届“青年竞演”单元中的6部优秀作品汇集,奉献给观众。这6部作品包括《曾经未曾》《嘀嗒》《嘎玛》《跳墙》《花吃了那女孩》《静止》。

  黄磊特别提到了《嘀嗒》和它的创作者李博。《嘀嗒》是第一届乌镇戏剧节的参赛作品,充满想象力,剧场效果很奇特。它也是一部有争议的作品,对于它是否应该获得大奖,当时评委会意见不一。“青年竞演”单元对参赛者的年龄要求是35岁以下,从第一届到第三届,李博连续三年带着他的作品参与,但最终都没有获得大奖,到第三届时,他刚好35岁。他曾说,“我把青春放在了乌镇”。黄磊觉得,这是对乌镇戏剧节最好的一个表白。

  第一届乌镇戏剧节时,黄磊曾遇到一个参加“青年竞演”单元的青年戏剧人,他对黄磊说,本来已经打算不做戏剧,准备改行了,来参赛后虽然没有入围决赛,但又重新充满希望,决定继续做下去。黄磊说,“对于年轻人来说,乌镇戏剧节是希望、是光、是理想主义的种子。不仅是青年人,对于所有热爱文艺、热爱戏剧、有理想的人,它都是一个奇妙的存在。”

图片 3

  由吴彼担任导演、编剧、主演的话剧作品《静止》曾荣获2015年第三届乌镇戏剧节最佳戏剧奖,中国著名剧作家史航评价:很污又很纯,但是又有挥之不去的忧伤。

黄磊谈青年竞演:这个单元对于乌镇戏剧节的意义是最为深远的

中国青年导演余凤霞、陈涛合作改编的莎士比亚戏剧《皆大欢喜》剧照

  

图片 4

黄磊特别提到了《嘀嗒》和它的创作者李博。 《嘀嗒》是第一届乌镇戏剧节的参赛作品,充满想象力,剧场效果很奇特。它也是一部有争议的作品,对于它是否应该获得大奖,当时评委会意见不一。“青年竞演”单元对参赛者的年龄要求是35岁以下,从第一届到第三届,李博连续三年带着他的作品参与,但最终都没有获得大奖,到第三届时,他刚好35岁。他曾说,“我把青春放在了乌镇” 。黄磊觉得,这是对乌镇戏剧节最好的一个表白。

  此次话剧《静止》将作为戏剧节的特邀剧目于青年乌托邦-初恋单元与观众见面。话剧讲述了一个叫静知的精子,被师父告知要去寻找一个叫小兰的卵子,踏上了寻找小兰的征程,去寻找他人生的意义。

“因为我是评委,所以每一个我都认真的去看,我非常的受教。我经常说,我无意中创造了一个老师,就是乌镇戏剧节,然后这个老师在不断的教育我、不断的教导我。虽然我是评委,但我也像学生一样,每天我也在认真的看每一个创作者他们带来的东西,发给我们的思想,发给我们的想象。”

日本SCOT剧团由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创立和带领,今年他为乌镇戏剧节“名团奥德赛”板块带来了新作《北国之春》 。波兰华沙新剧院是国际舞台上代表波兰文化的最活跃的机构之一,剧院导演沃伊特克·齐梅尔斯基是当今欧洲剧坛的知名导演,他凭《说话的手》获得德累斯顿“快进-欧洲青年导演戏剧节”大奖等奖项。 《说话的手》将于今年来到乌镇,该剧用波兰语和手语演出。

  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吴彼,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曾出演并执导《法源寺》、《四世同堂》等多部大众耳熟能详的话剧作品,表演功底扎实、舞台经验丰富,今年再次受邀担任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评委。

青年竞演现场

“实验的实验”

  据悉,在结束乌镇的行程后,吴彼将继续繁忙的行程,期待更多精彩舞台表现。

小镇对话之青年竞演的意义

上世纪50年代,一场实验剧场风潮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这是戏剧发展史上转折性的“一幕” ,实验戏剧的探索精神、反叛气质和创新主张,为戏剧打破守旧壁垒,为戏剧舞台注入前所未有的自由度。本届戏剧节邀请到多位世界各地的实验剧场启蒙者、传承者到乌镇演出。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于10月18日拉开帷幕,演员黄磊、导演孟京辉、导演赖声川、导演田沁鑫等戏剧大拿作为该戏剧节的发起人均到场鼎力支持,吸引了无数戏剧爱好者。 创作才子吴彼,再次作为该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的常驻评委及表演者双重身份现身戏剧节,将为观众带来多元化的精彩表演。

但这并不妨碍青年竞演是乌镇戏剧节最具活力和青春气息的板块。今年,戏剧节甚至特地举办了一次小镇对话,乌镇戏剧节的发起人黄磊和6位参与者一起,谈了一谈“青年竞演的意义”。

由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孟京辉执导的话剧《茶馆》 ,是对老舍的一次致敬。罗马尼亚锡比乌国家剧院的导演希尔维乌·普卡雷特因其杰出的艺术成就,在法国被授予文学艺术骑士勋章,这次他带来了贝克特经典作品《等待戈多》 ,贝克特的戏被他赋予了电影质感。

  

图片 5

在“戏剧变形记”板块,法国卡斯特剧团的《神奇理论》将舞蹈音乐和视觉艺术结合,阿根廷作品《天马行空》将通过对空中舞蹈技术和多媒体技术的运用,创造新的空间和重力错觉。荷兰戏剧《魔力魔音魔法》将大量现场音乐加入主角的悲剧故事中。赵梁是中国现代舞蹈剧场的开拓实践者,他将带来舞蹈剧场《幻茶谜经》 。

第二届乌镇戏剧节大奖《跳墙》的获得者毛尔南,带着这部作品最后去了阿维尼翁。今年,他又带着作品回到乌镇。他把这次演出称作“回家”。

名团和经典

又一年乌镇戏剧节落幕了。在这个特殊的舞台上,观众一年比一年多,氛围一年比一年热烈。而在乌镇戏剧节特有的青年竞演的平台上,对青年戏剧人也越来越具有吸引力。

巴西戏剧《舞厅卡巴莱》聚焦抑郁、女权、网络焦虑等话题。南非戏剧《黑妞肥妞唱唱唱》是一出舞蹈-唱诗戏剧,用南非索托语、祖鲁语、科萨语和英语演出。澳大利亚戏剧《沙漠傍晚六点二十九分》是澳大利亚红针演员剧院历时3年多打磨的作品。这些作品都将在“生活在别处”板块亮相。

连续三年都带着作品来参加青年竞演的李博,这一次带着当年的参赛作品《滴答》回来演出。“我的四个演员现在仨结婚了,一个移民了,我依然是把他们叫回来了。然后他们全部回来,开始疯狂的排练。我对他们的唯一要求,就是回到2013年的原始的野蛮的疯狂的状态。”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的特邀剧目涵盖地域广,来自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和大洋洲等世界五大洲,主题内容涉及历史、赎罪、环境问题、身份认同、爱情、救赎、个人成长等,艺术形态包括当代艺术、实验戏剧、浸没空间、多媒体影像、哑剧、舞蹈、音乐剧场等。在为期11天的戏剧节期间,这些剧目将在“名团奥德赛”“经典醒来时”“实验的实验”“青年乌托邦”“戏剧变形记”“生活在别处”等板块亮相。

国家话剧院的演员吴彼第一次来到乌镇戏剧节,是第一届闭幕大戏《四世同堂》里的一名演员,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他有些失落。而第三届的时候,他带着自己创作的《静止》又来到这里,参加了青年竞演,获得了最佳剧目的大奖。而最近两年,他也成为了这个单元的评委。

青年永远是核心

黄磊和杨哲芬在小镇对话

莫斯科艺术剧院话剧《19.14》剧照

图片 6

在“实验的实验”板块中,还有美国马布矿坑剧团的《动物磁性》 ,这是马布矿坑的剧团创始人、美国实验剧场先驱李·布鲁尔为乌镇戏剧节重新创作的作品。导演田戈兵于1997年创立纸老虎工作室,多年来不断实践“异托邦”式剧场美学,他将带来作品《500米:卡夫卡,长城,不真实世界图像及日常生活中的英雄主义》 。李建军是中国当代剧场艺术的重要实践者,今年他将携新青年剧团带来新作《大众力学》 。

图片 7

第一届乌镇戏剧节时,黄磊曾遇到一个参加“青年竞演”单元的青年戏剧人,他对黄磊说,本来已经打算不做戏剧,准备改行了,来参赛后虽然没有入围决赛,但又重新充满希望,决定继续做下去。黄磊说,“对于年轻人来说,乌镇戏剧节是希望、是光、是理想主义的种子。不仅是青年人,对于所有热爱文艺、热爱戏剧、有理想的人,它都是一个奇妙的存在。 ”

以《花吃了那个女孩》获得去年青年竞演大奖的杨哲芬,从第三届就开始参与了乌镇戏剧节,她回忆,当时自己参加的是乌镇戏剧节的小课堂,黄磊是班主任,赖声川等人都回来上课。班主任虽然很忙,但每天都会来听课,布置作业、检查作业。而那个充满桂花香味的课堂,是她最深刻的感受。

2018年第六届乌镇戏剧节将于10月18日至28日举办。本届乌镇戏剧节以“容”为主题,意为一种海纳百川、包罗万象的态度和胸怀。7月30日,戏剧节在乌镇举办新闻发布会,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四位乌镇戏剧节的发起人现场公布了本届戏剧节的特邀剧目。

乌镇是李博新婚蜜月的地方,今年,他带着3岁的女儿一起来到乌镇戏剧节: “我刚刚早上抱着女儿在剧场照了一个相,发了一个朋友圈,是这么写的:就在你爸爸放飞梦想的地方,也把你的梦想放飞了。”

本届乌镇戏剧节的一大命题,是对经典作品的致敬和解读,这就是致敬经典的板块“经典醒来时” ,这些经典包括老舍的《茶馆》 、贝克特的《等待戈多》 、德国表现主义电影杰作《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 、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 、法国当代文学名著《小王子》等。

青年竞演作品海报合辑

几年来,乌镇戏剧节作为平台,为参与“青年竞演”的青年戏剧人提供了走出国门的机会,将他们送到世界各地的艺术节观摩和访问,扶持青年戏剧人的成长。“乌镇戏剧节就是为青年准备的,现在和以后,青年都是戏剧节的核心。 ”黄磊介绍,如今有几位曾参与“青年竞演”单元的导演,已经成为这一单元的初评委,“戏剧节培养的人才,也在为这个节做一些事情了” 。

图片 8

每年“青年竞演”决赛时,观众在乌镇排长队等待入场的场景都让黄磊很感动。“我们劝他们别排了,没有希望能进场看演出了,但他们坚持要排,说万一有希望呢。所以我们每次都让剧场里的观众坐得再挤一点,在保证消防安全的前提下,尽量让更多人进去。 ”本届乌镇戏剧节在“青年乌托邦”板块将送给观众一份“礼物” ,将在第一届至第五届“青年竞演”单元中的6部优秀作品汇集,奉献给观众。这6部作品包括《曾经未曾》 《嘀嗒》 《嘎玛》 《跳墙》 《花吃了那女孩》 《静止》 。

每个有演出的日子,乌镇的蚌湾剧场的门口总是会排起有序却又巨龙般的长队。最夸张的时候,可以一直绵延到河边。

在“名团奥德赛”板块,本届戏剧节邀请了世界上四大历史悠久、极具美学表现力的剧院名团来到中国,包括俄罗斯莫斯科艺术剧院、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日本SCOT剧团、波兰华沙新剧院。莫斯科艺术剧院将带来反战话剧《19 . 14》 ,该剧根据几位一战时期法国和德国士兵的悲剧故事创作。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是德国最著名的剧院之一,剧院的青年导演巴斯蒂安·克拉夫特将携《黑暗中的舞者》亮相乌镇戏剧节。该剧的演员们将完全在黑暗中表演,观众会沉浸在失明般的体验中。

“我觉得蚌湾剧场有一种质朴的感觉,在院团排戏也好,或在外边排一些大型的剧目也好,其实是享受不到那种纯发挥你个人想象力的,实现你作为艺术工作者的梦想,放飞自己心中理想的状态的。对于生命、对于人生,甚至对于未来的一些思考,一些积淀,包括一些总结,在创作《跳墙》的时候,我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作品里边。”

台湾实验戏剧鼻祖兰陵剧坊于1978年正式创立,孕育了台湾许多剧团,包括表演工作坊、屏风表演班、优人神鼓等。台湾著名艺术家、兰陵剧坊创始人之一金士杰作为编剧兼导演的《演员实验教室》将受邀参与乌镇戏剧节,在“实验的实验”板块再现兰陵剧坊经典作品。

说起要办一个青年戏剧节的初衷,黄磊说,这和自己在电影学院做了20年的教育分不开。“我做了20年的艺术教育,对我们艺术教育的传统的很深刻的感激,我也有对中国艺术教育有很深刻的关于不足的反思,我觉得好像差了点什么,而且差的不少。”

印度导演迪潘·斯瓦尔曼的《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是中国观众少有机会欣赏到的印度当代戏剧。这部戏不仅是对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致敬,更是一部层次丰富、引人入胜的心理惊悚剧。莎士比亚的《皆大欢喜》已在全世界范围内上演了400年,版本无数,由中国青年导演余凤霞、陈涛合作改编的《皆大欢喜》 ,运用中国戏曲的方式、节奏、假定性等,给观众带来新奇感。

每次青年竞演开演前蚌湾剧场的门口

6年来,“青年竞演”一直是乌镇戏剧节最有活力的单元,组委会每年都特设“最佳戏剧奖”以及“最佳个人表现奖” ,鼓励支持中国青年戏剧人的创作。在黄磊看来,在乌镇戏剧节的诸多板块中,生长速度最快和最有气势的,就是“青年竞演”单元,这也是国际性戏剧节中少有的具有竞赛性质的单元。“ ‘青年竞演’单元很像一个学校,很多参与过的青年戏剧人,在‘毕业’后都有了更好的发展。 ”黄磊说,一些青年导演随后带着作品参加了亚洲的导演艺术节,曾在第二届乌镇戏剧节中获得大奖的《跳墙》后来去了阿维尼翁戏剧节。

“乌镇戏剧节的一切起源,都是从青年竞演开始的。”作为对话的主持人,黄磊道出了乌镇戏剧节发起的初衷和缘由,“一切都是从2007年时我的一场宿醉开始,当时就萌生这么一个念头,然后跟乌镇的陈总我一拍即合,到现在十年的时间。记得当时我们喝着酒,就说要做一个青年的戏剧节,然后边上有人说,为什么不干脆做一个国际的呢?所以,乌镇戏剧节最开始的阶段,就是想要做一个青年人的戏剧节。”

“ 我在《花,吃了那个女孩》那个作品中看到了一个青年的女性的导演,对于社会某一个人群和某一个现象强烈的悲悯和关怀。我对《嘎玛》的感受,当时我们看到了人与自然、与生命、与轮回之间的那种永远重复的这样的一个主题和讨论。我们看到了《曾经未曾》里面刚才讲的关于家人,关于父母,关于生命的那种很绵长的思念和感受。吴彼在《静止》里对生命的发问,高丸与静止。静止就是东北话静止,但是根本不会影响我们看到那个戏得到的启迪震撼与感受。我对静止的印象,是对生命的极强的一种发问,表达非常的有力度。李博带给我们三个作品,最后一次急了自己上去演了,可这三个作品都充满了奇思妙想,非常巧妙的构思和非常强的舞台剧场的效果。”

在这场被黄磊认为十分“珍贵”的小镇对话上,乌镇戏剧节前5年的获奖者“跨时空”地聚集在一起。

吴彼说:“我觉得人生在这个事业上最大的转折点,可能就是从第三届乌镇戏剧节的开始到结束。青年竞演结束以后,忽然有人对我说,导演。你忽然就从一个演员,变成了一个导演了。所以我觉得乌镇戏剧节的,是让所有青年人梦想可以放飞的地方。你们可以没有成本,什么都没有,但尽情的去做你们想做的事,而且给大家一个舞台,这么多人来看。最后的受益,都是不可知的。”

对于青年竞演的意义,黄磊打了一个充满诗意的比方:“如果说,最开始我们在一钉一板一砖一瓦的搭建一个小的牌子——乌镇戏剧节。我们把世界各地的戏带过来,然后让我们的创作者、还有我们的观众们,一起看到来自世界各地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戏剧,不一样的视角,我们开眼界、长见识、多思考。”

青年戏剧人眼中的青年竞演:这里是年轻人梦想放飞的地方

来自西藏的姑娘索朗德吉,是第四届青年竞演《嘎玛》的导演和演员。她在谈到自己参与青年竞演的心路历程时说,作为一个体制内的戏剧工作者来说,平常的创作有很大的局限性。也因为各种束缚,从2007年毕业以后,她的戏剧热情也在日益的削减,直到2015年,来到乌镇的时候,看到了当时吴彼参加青年竞演的作品《静止》,那是一种干渴的人遇到了一滴水的感受。“我当时心想,这个剧场好棒,大家可以这么随意。有这样的一个舞台,可以表达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于是我又一次来到了这里。”

图片 9

他一一点评了历届获奖作品带给他的震动。

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史航、周黎明等共同为今年青年竞演剪彩

蚌湾剧场是黄磊选的。最早的时候,它和边上挨着的秀水廊剧场一起,被他和赖声川叫做东西双胞胎剧场。但后来,因为蚌湾剧场最早的地名改叫蚌湾了。

“如果人的认知和感受是自己一所房子的话,那么我第一次来乌镇戏剧节的时候,他就把我的房顶给掀掉了。它让我知道原来我的吸收我的吸取包括我已经接收到的东西其实原来是那么的少,然后那么的不足。在乌镇我看到了更多的东西,然后又重新在给我盖房子,我觉得那个吸收的感觉,就像一块海棉一样,感觉自己干枯了很久,突然间到了乌镇戏剧节然后充满了养分,然后充满了水分我快速的吸收。我就会觉得这个地方太美太好了,我一定要再来。”

今年,青年竞演单元尤其受到关注。一是,6年来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的6部获奖剧目集体回来了,《初恋》与《初吻》两台演出,集结了《曾经未曾》《嘀嗒》《嘎玛》《跳墙》《花吃了那女孩》《静止》等六部高人气获奖优秀剧目。二是,青年竞演单元的最佳戏剧奖首次空缺了。

黄磊觉得这个名字也不错,“因为蚌湾里面有好多的蚌,每一个蚌里都可能藏着一颗奇妙的珍珠。当时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个发想,像是一个港湾一样的。”

“那么,当这个牌子搭好了,我们突然把旁边的脚手架拆掉的时候,我就会给每个人发一支桨,原来它是可以在海上划行的,我们也许就变成一条大船,我们就驶向世界各地,小帆板已经去过阿维尼翁,到了上海的大剧院,可能驶向全球,让全世界的人从我们去观察思考看他们,也让全世界的人来看我们。”

图片 10

之后的第四届,杨哲芬带着作品参加了嘉年华。第五届又参加了青年竞演。杨哲芬说,“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就会觉得,像黄老师说的我觉得乌镇戏剧节是一所学校,我真的是从这个学校走出来的学生,我身边坐着我的班主任,然后他一步一步看着我的成长。每年来到乌镇,看到黄磊老师,都会觉得,我好像是来给我的老师交一份作业。”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乌镇戏剧节,吴彼受邀担纲乌镇戏剧节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