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裹不住的惊惶,可我却成了暴力的兽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裹不住的惊惶,可我却成了暴力的兽

每一个人物都被深契于剧情之中,影片对于群像精湛的把控使电影人物赋予了呼之欲出的实态,而于此中昆汀·塔伦蒂诺的暴力美学和分段叙事手法,娴熟的掌控中更完成了自我突破,在那血腥暴力下绽开的是一朵自由与平等的惊艳之花。

       

    另外,暴力也在《浮城谜事》中有所呈现,比如陆洁、桑琪对小四“蚊子”的暴力,乔永照对桑琪、拾荒者的暴力,他们选择用暴力来解决问题,也体现出了他们内心饱受了痛苦的折磨程度,在这里,暴力使人的理智与道德感虚弱了。当一个人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威胁时,一个善良的人,也有变成魔鬼的时刻。其实暴力无处不在,人在某种程度上都生活在暴力的阴影之下,只是很多时候大家没意识到,或者选择了遗忘。

金沙城中心,于12月16日上映的影片《少年》是杨树鹏导演继《烽火》、《我的唐朝兄弟》、《匹夫》后的第四部剧情长片,也是他第一次尝试悬疑犯罪题材。影片讲述了一个经历残酷青春的少年为爱复仇,编织出惊天大网,不惜付出生命代价,报复两个成年人的故事。
影片的人物设置与剧情框架都有《白夜行》有相似之处,导演自己也承认对《白夜行》的学习。影片中的人物与《白夜行》一样,他们都是一对儿不见面的男女恋人的犯罪故事,男孩的犯罪动机,是出于对女孩的爱。影片中的男孩苏昂与女孩儿林巧同为福利院里长大,林巧被抛弃到福利院门口,第一个见到她的人苏昂自然成为了女孩的一个保护者的身份。苏昂是个没有身份的少年,他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去世,而大脑严重受损的他,为了一个秘密而竭尽全力地活着。苏昂与林巧相依为命,彼此取暖,然而受尽欺凌与屈辱。
当然影片与《白夜行》还有相当的差距,但是作为对犯罪类型的尝试,导演在类型化的道路上作出了自己的思考,而且掌控得相对较稳。《少年》被认为是一部黑色犯罪电影,并且黑得像是一个纯黑的噩梦。
由一堆白骨引起的案件,将影片中各个身份的人物都卷了进来,他们是糊里糊涂的酒鬼、是发横财梦的屠夫、是风流倜傥的音乐家、是性感的脑科医生,虽然他们身份各异,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有人都非正常。尤其是郭晓冬饰演的音乐家,人前温文尔雅衣冠楚楚,人后冷漠残忍,他家暴妻子,还与乐团新人暧昧不止,甚至在多年前强奸了林巧的母亲,还将她残忍杀害,其行为令人发指,堪称“衣冠禽兽”。总体来看片中有明显的压抑不住的暴力倾向和变态型人格,在国内犯罪类型上,倒是算作一些新鲜的尝试。
影片采用多线叙事,层层推进,丝丝入扣,在原本悬疑的基础之上又增加了诸多疑点,使得整部影片充满诡异的情绪。电影里,复仇少年苏昂是主线,他深爱少女林巧,利用黑客技术,引君入瓮,打算借刀杀人;刑警张建宇是支线,他负责侦查那具白骨疑案,跟同事一路深入调查,逐一引出酒鬼崔大力、罗傻子等等。
影片把大提琴、屠宰场、罗马字母等重要元素融合在其中,强奸杀人、杀猪、持刀乱砍,影片中的暴力血腥场面一度被认为要对影片进行分级,用这样的暴力大尺度来诠释残酷青春,用少年人的偏执和疯狂,把爱和恨这两种情感放大,通过不同的人物叙述为我们呈现人性挣扎和“悬疑犯罪故事的外表下藏着的人物内心”。
导演总喜欢在犯罪和正义的边界线上思考问题,他在每一部电影里传递着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和思考。也许犯罪和正义的界限本身就是模糊的,没有鲜明的善恶,人性复杂到不可想象,社会也早已不是那般清澈明净,在这样的社会中,人本身被异化,各种极端暴力事件不止在影片中被呈现,更在社会中屡屡出现,这都是人心险恶在作祟,人们被利益、欲望和秘密驱动,充斥着横流的物欲和卑鄙肮脏的交易。电影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的缩影,我们的社会已变得可怕。
影片的镜头语言也值得说道,有些细节,在不出现暴力动作的情况下,也传递出了暴力感。比如,利用蒙太奇的方式,上一镜头是警察之间翻查旧案时的调侃,下一镜头就剪接到猪头和屠宰场,令人感到血腥和恶心。这一蒙太奇方式是蒙太奇史上的经典,由蒙太奇大师爱森斯坦首先提出,并运用在电影中,而本片导演恰到好处地将经典运用到自己的电影中,既是向经典致敬,也是为本片的叙事、情绪积累做好了铺垫。另外发现白骨和拍摄白骨细节的几个镜头,时快时慢,节奏和情绪都控制得很好。
随着故事的推进,我们也渐渐误入了导演编织的大局,直到最后谜底揭晓,才恍然大悟。最后才浮出水面的复仇动机,在解谜的时候稍显得有点仓促。闯入成年人世界的少年和少女,为爱复仇,精心设下了一个又一个迷局,对于这费尽心力、残酷生长的少年,杨树鹏曾坦言:“你很难想象会有这样成长的少年,每天活在黑暗和复仇里。这样的日子刻骨铭心,这部电影就像一个人性的放大镜,撕开记忆深处的伤口,引发我们对于人性本质的思考。”

三个小时五个章节一章比一章昆汀塔伦蒂诺,到最后直接让70毫米胶片充斥满血腥的味道,都说相由心生看他的脸就想问这位天才内心有多黑暗,果然全部死光光,好棒啰。影片林肯的信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也是导演表达价值观的窗口,星条旗精神表露无遗。

        三儿出身贫穷山村,无意间发现枪可以使他获取更多利益,…………他拿着枪的种种做法,如本应勤恳的牛见到红色却发疯着迷。

    浮城谜事是一面镜子,它只能显现,没有真相,唯有满目黑色的铺陈。真相只能被叙说,不可直视,或许真相——只是无底洞的底。而到最后,影片中人物的爱情纠葛也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生活的平衡,是这个微型事件带给人内心的惊惶并看见自己的生活。
    
     娄烨的这部片子,没有前几部作品里脱得那么厉害,或是审查缘故,或是有意为之,他这次选择穿着衣服来讲故事,不过,无论他裹着多少衣裳,也掩藏不住他的惊惶。

        影片成功之处就在于,它采用了社会的真实事例作为影片素材,以看似与大多数人毫无关系的四位主人公来反映大多数人精神层面的状态,使人们深入社会实际,引出深入思考,避免极端,活出希望、活出光芒,不要“天注定”,要的是“打拼”,不要“兽”的暴力,要的是人的尊严。

     本片剧本根据天涯网友的网帖改编,电影更将其戏剧化,这保有了更鲜活的市井气息和日常生活的质感。小四“蚊子”是婚外情的牺牲品之一,正室陆洁与小三桑琪都是这场情爱闹剧中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将剧情节节推向高潮的冲突口,而她们为乔永照生下的孩子,也使这场斗争不仅限于爱情的场域,这还是她们置身的泥泞困境,内心掩藏不住的惊惶,以及逃不出的复杂生活。

        有句俗语:“人的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上天注定的事毕竟是少的,今后发生的还是要看个人造化。

   暴力从惊惶的内心深处奔涌而出,这是生活的脸上流下的不得已的血泪。          

        其次,影片将人物的性格及心理通过动物来反应,塑造的人物形象更加丰满,贴近主题。

    然而,也如片中警察所说“你们那些小三、小四的事,我一点也没兴趣”,这部片子并非只是对一段婚外情的是非判断、道德谴责,这里面,除了爱情,还有生活,还有死亡,还有对社会生态的显现。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影片最后的镜头。………………,反映的是一种对卑微生命的严峻叩问,在这个世界上,你隐忍暴力是罪,暴力反抗也是罪,你杀人是罪,自杀也是罪,那么是否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原罪。没有人能够解答,大家只是麻木地听着这震耳的宣判,空洞的眼神和凝重的表情,体现的无疑是种社会发展的悲剧。

三、双重生活与冷酷现实
 
    双重生活是人身上存在的一个现实,你在这个地方找不到的东西,就到另一个地方去找。乔永照的双重生活源自于他的两个家庭。郝蕾在谈到对乔永照这个人物的看法时,她说谈不上对乔永照的理解,对他来说,更多的是可怜与可悲。
    一方面,乔永照生活在充满压力的现实生活中,他要工作、养家,他小心翼翼、谨慎地去平衡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关系,尽力做到各种关系的平和、和谐,然而这是一个谎言构建的现实,虽然影片中多次出现了人物说“我爱你”的台词,但在乔永照的生活里,爱情成为了谎言的一部分,所以这样的现实世界根基浮动、极易崩塌。另一方面,这个充满谎言的现实世界,是乔永照自己搭建的,他是造成现实的同谋。而“蚊子”的死,所有人都是同谋。

          大海出场,给人一种莽汉子的形象从……等细节更是看出他北方男子如虎的豪迈,而他最后开枪杀人也是如虎般凶猛,足以可见他寻求正义,却为世人所不容的压抑与愤懑。

    陆洁与乔永照大学毕业后两人共同创业、嚼尽心酸,最后苦尽甘来,陆洁生下女儿后成为家庭主妇,却被小三上位的故事的悲哀的;小三咬牙切齿甘愿拖着儿子当别人二奶、不能名正言顺、还被陆洁与乔永照打骂的故事也是悲哀的,这些都能引发人的共鸣。但是当陆洁略施心计给了小三桑琪惩罚时,并没有大快人心,反而让人增添了对桑琪的同情,而愤恨的桑琪正式对陆洁下战书时扔下的那句“好戏在后头呢”也只是弱弱的飘过,并没有使得这场斗争增添多少硝烟。

        现如今社会暴力事件越来越多,并且影响越来越严重,导演贾樟柯通过改编现实社会中真实的新闻事件,拍摄了《天注定》这部作品,剧中以四个人物、四个故事逐渐展开,通过一些叙述的线索和一种奇妙的形式上的整体感彼此相连。

     

        首先,影片运用了象征蒙太奇手法。在影片第一个故事中……,揭示了……。第二个故事中……,象征了人物所处的状态。第三个故事中与第二个故事中的出现的牛重合,反应了人物……,制度……。第四个故事中的金鱼象征着小辉的心上人被迫在黑暗生活中挣扎求生的无奈。

一、女人之间的斗争

        导演通过《天注定》这部作品将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暴力问题以艺术的形式呈现在人们眼前,让人们理解为什么日常生活中会发生暴力事件,从而引发人们对尊严与暴力的思考,对自身与他人的思考。

    这两个女人都为家庭牺牲了自己,陆洁与桑琪的斗争,虽然没有后宫女人心狠手辣、动人心弦的斗智斗勇,但她们之间互相痛恨、互相理解的关系,在当下的生活处境刮出了一道黑色的伤口,给这个浮华城市的某个角落蒙上了一层抹不开的悲哀色彩,也给女性在家庭中的无奈泼了一盆使人清醒的冷水。
    从陆洁发现丈夫出轨的问题,到她觉得另一个女人有问题,到她发现是一个家庭的问题,到最后昭然揭出——是生活的问题,这层层递进的线索使事实的真相越来越悲伤,直到最后人物与线索达到平衡,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里,而这个城市的生活依然要继续。

        小辉是个老实的孩子,是个向往自由却飞不高的鸟儿,他打工经历的…………使他选择跳楼来反抗压抑逼仄的生活。

   重新回归的娄烨,将《浮城迷事》搬上了影院,一次车祸,引出两段婚外情,带出三个人的感情纠葛,呈现出一个微观人性世界。这部影片的故事性很强,叙述的语气带着生活流的质感,也充满了戏剧性,影片的迷人氛围与细腻跟娄烨以前作品相比有所削减,因此,《浮城谜事》没那么晦涩难懂了,这里面有着微妙的平衡感,是商业与艺术间拿捏的平衡,也是电影人物与现实生活追求的平衡。
      影片依然很黑色,它带着雨水落地的钝重感,真真假假的镜头语言中不仅讲述了人,还有城市与天气。开场镜头在江城上空自由滑行的全知视角伴着破碎、迷离、恍惚,它呈现出的是日常生活中的惊心动魄,而这日常生活是我们共同构筑的。这部片子讲述了婚外情、性、犯罪、家庭、社会生态等,这是从私人化上升到社会性的过程,影片的信息波动是比较大的。观影者与片中人物产生怎样的对话都将是不同的,而这些从个人出发的细节感受,堆积起来就是复杂的生活。

        小玉平日里……如蛇一般冷静,她只想追求平静的生活,但在店中……她的尊严被践踏,她选择了用暴力来反抗,在最后,她不再像蛇那样总是在逃,而是选择了自首,继续当个人。

二、性与暴力

    娄烨的电影总是涉及到性,《浮城谜事》同样如此,性是生活的一个部分,也是探讨人性不可回避的字眼。性和爱之间的关系也是微妙的,正如影片中,乔永照对陆洁是由爱而性,对桑琪是由性而爱,二者之间的区别,娄烨只是呈现了,他没有解释。
    在《浮城谜事》的故事线中,性的纠葛是人物关系的导火线,也是情节缓冲的温和平台。乔永照在性的出轨导致了他的家庭失去了平衡,促使了陆洁、桑琪对小四“蚊子”的报复,进而推动故事的发展;而陆洁发现丈夫出轨后,以站立平等的姿势与他做爱,是质问,也是对自己破碎情绪的发泄与缓和;同样,当乔永照发现桑琪与陆洁见面后,生气地强暴她后,流泪相拥的那场戏,也是对二人关系的缓冲。
    性,是欲望的一源,也是人物的必要需求。从某种角度来看待一个人,有性的生活和无性的生活,你对这个人物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在电影中,性是人物塑造有力的一个部分,它可以让别人理解这个人物的状况。影片中,乔永照对性贪婪、无道德地去追求,因为在性里,没有社会、生活对他施加的压力,没有道德的束缚与桎梏,在这里他是相对自由的,褪去了人道德的外衣,他的皮肉里浸透着动物性的汗液,他把性当做对抗生活的方式,可是他必须得生活。而对于陆洁和桑琪,她们的性更多是关乎爱,关乎家庭。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裹不住的惊惶,可我却成了暴力的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