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球上重复发生的故事,科幻外壳下的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地球上重复发生的故事,科幻外壳下的

故事发生在地球上一个名为约翰内斯堡的城市,影片采用了《死亡录像》那样的仿真纪录片风格。

1981年,巨大的外星飞船飞临地球,悬浮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上空,在世界一片恐慌中,外星飞船却毫无动静。在三个月毫无声息的等待后,地球人终于决定人力打开飞船大门,却发现飞船内一群丑陋而孱弱的外星人。
28年后的,外星飞船仍在约翰内斯堡上空盘旋,而飞船下的地区却已成为“第九区”——专门用来隔离外星人的贫民窟,而在约翰内斯堡的街道上,满是“Non-Humans banned”(非人类被禁止)的标志。
这是美国科幻电影《第九区》(District 9)描述的2009年。这部成本仅有3000万美元、走着科幻cult片路子的非主流影片,在暑期即将结束之时,凭借病毒式宣传和良好的口碑迅速走红,不仅成为票房黑马,而且在IMDB评分中坐稳8.5左右的高分,成为现象级的电影。而让这部如此成功的,正是其不同以往的独特设定和表达的深刻内涵。
《第九区》的主角Wikus是个颇为不幸的家伙,身为MNU (Multi-National United)外星事务部门的特工,他接受了一项动员第九区外星人搬迁的动员工作,然而在动员过程中,由于人类傲慢随意甚至残虐的行为,导致冲突频频。而Wikus也在工作中被外星液体感染,逐渐成为了外星人的模样……
科幻版的《变形记》就此展开,在得知Wikus开始转变成外星人后,原本与他共同工作的同事立即转变了态度,试图将他抓起来做研究;而被Wikus视为天使的妻子,也在半信半疑中充当了欺骗者的角色。本来看似美好的生活,在一次转变后骤然改变,而Wikus也逐渐了解了外星人的处境,最终投入了为外星人重回故乡的战斗中。
与离经叛道的剧情相配,《第九区》的拍摄手法也颇具特色。在纪录片式的镜头之下,主角Wikus的变化被用现实时间的方式记录着,而随着主角逐渐变化,类似评论员的角色时不时穿插在影片中,发表着冷酷的评论。
真实感,正是这部影片一直追求的。在真实网络上,制片方还建立了MNU的官方网站,将影片的公告用新闻的方式播放出来,甚至还有外星人的应对手册、外星语言的广播等等。而在影片中,唯一标志着这个城市与现实中城市不同的,便是悬浮在城市上空的巨大飞船,这个直至片尾才移动的庞然大物,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第九区》讲的是隔阂,《第九区》这个名称,便来自南非著名的“第六区(District 6)”,没有选择停在华盛顿或芝加哥,而停留在南非的外星飞船,更加证明了这一点。1867年,南非开普敦市第六区被命名为第六自治区,是自由奴隶、商人、艺术家、劳工、移民共同居住的区域,各种文化夹杂,生气勃勃,不过自1901年起,黑人开始被驱逐;1966年,以族群区域法案为名义,第六区被宣布为白人区域,所有居住于此区的有色人种被迫搬迁,到1982年为止,共计6万居民被驱逐。
难民被压榨、有色人种被歧视,这实在算不上什么奇闻,而用欺骗的方法让外星人签署不合理条约,用猫粮换取外星人手中的高科技武器,简直就是现实社会的翻版;不过,当第九区的铁丝网和高墙后出现衣衫褴褛、捡拾废品的外星人时,还是可以给观众带来不小的震撼。在散发着恶臭与潮湿气息的废旧贫民窟中,人与非人的战争,实际上就是人与人的战争。
一方是失去统帅,几乎丧失能力,被地球人称作“Prawn(大虾)”的破落外星人;一方是拥有力量,用欺诈、威胁等手段获取外星科技的地球人。在这片称为“第九区”的土地上,展开了一场人与非人的战争,不过这场战争却与任何一场现实战争没有区别,尤其那些“Non-Humans banned!”、“For humans only(人类专用)”的标志上,总有些似曾相识的味道。
据说制片人彼得·杰克逊(《指环王》的导演)将3000万投资交给本片导演Neill Blomkamp时,曾请他尽管随意发挥,而Neill Blomkamp根据自己曾制作的一部科幻短片《约翰内斯堡的外星人》(Alive in Joburg)为基础,创作了《第九区》,而在影片的结尾,导演与编剧并没有给出答案。完全变成外星人的Wikus仍然生活在贫民窟中,形单影只地制作着金属玫瑰,等待着外星朋友的3年之约。
3年后,会发生什么?网上已经有了不少讨论,而两种猜想成为主流。由于影片使用的真实时间,而2009年的3年后,正是玛雅文明中的世界末日。受尽虐待的外星人返回地球毁灭地球人,这样的结局似乎合情合理,却又太过好莱坞化;而3年后外星人将Wikus治愈,大团圆的结局似乎又太过温吞水。而作为这部影片的支持者,我宁愿《第九区》没有续集,因为《第九区》的世界本就没有答案。

       这灰要在埃及大地上变作尘土,在埃及全地的人和牲畜身上必生出疹病和脓疮。 ——摘自《出埃及记 9:9》

因为受够那些俗烂的内容 我想用心做好一个公众号 它叫【悬命酒馆】

外星母舰误入地球,并且来到了约翰内斯堡这个城市的上空,飞船出现故障,一群营养严重不良,丧失抵抗能力的外星人被隔离到政府设立的“第九区”,在这样一个垃圾场一样的贫民窟里繁衍生息了20年之后,人口数量激增,犯罪事件不断发生。 人类给他们取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叫做“龙虾人”,记者采访了很多市民,包括不少黑人,市民的回答几乎是一致的,那就是把龙虾人赶出这片土地,他们是低等生物,应该从地球上消失,他们很脏,很恶心,有些牌子上会写着:“龙虾人不得入内!”

    

    不知道为什么,这部电影结束的时候,我就突然想起了《出埃及记》里的这句话,内容惊人的相似,只是把场地从埃及换到了约翰内斯堡。
    自从人类出现以来,就一直占据着这条生物链中最TOP的位置。在这个顶端,他们高昂着自己的头颅,肆意地指挥着别的生物群体并主宰他们的生命。这感觉像极了《圣经旧约》里的故事,创造然后毁灭,但凡是不合意的统统毁灭,于是看来触目惊心,不少评论者纷纷将其打入“重口味”一栏。
    其实,沉重的并不是那些血腥的恶心的场面,沉重的反倒是电影背后透露出来的对于人性问题的深层次的探讨。
    之所以提“生物链”,我觉得这部戏就是一条由不同种族不同形态(我只能把外星人归并成形态了)所组成的“生物链”,并且在其中上演着类似“大鱼吃小鱼”的残酷游戏。
    在这条生物链中,处于最高端的莫过于MNU(列国同盟组织)了,他们拥有武器,拥有最聪明的人员和最完备的设施,是一个发号施令者,也正是由于他们的一声令下,展开了“第九区”大迁徙的悲剧。
    接下来的一链,是9区中的黑人帮派。虽然在国家的管辖下,却更像是存在于无政府状态。他们选出了自己的首领,在第九区扮演着老大的角色:用高价将猫食卖给外星人,买卖武器,维持治安不暴乱,生活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在下面的一环是约翰内斯堡的百姓。他们时不时受到外星人的滋扰,生活没有安全感,他们是生活在苦难里的一群人。但是他们依旧有示威游行权,在20年的忍受之后爆发了集体抗议游行,并直接导致了MNU对外星人采取行动。这一群体虽然卑微,依然有着人类的高傲。
    最低下的,莫过于这些个外星人了。由于UFO不慎发生故障,在挨饿的情况下被人类救出,决定了他们被统治的地位。在影片中,外星人另外有一个称呼叫做“大虾”,很确切啊,大虾就不是人了,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人类用高高的姿态施舍给他们一片生存的土地,他们就只好忘了自己的尊严。看看,那是怎样的生存环境,纸片一般糊起来的房子,里面什么也没有,也不卫生,还拼命被黑帮老大欺诈,简直就是非洲难民的一个翻版。
    影片的关键一环投射在了主角Wikus上,也是唯一的变因。让我们来素描一下人物吧:他本是MNU的外星事务部门特工,随后在芸芸众生中被升任为负责搬迁工作的主管,在行动中不慎溅到了不明黑色液体,成功变异,变成了被四处追杀的非人生物。
    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转变。MNU的主管,多牛X,出于生物链的顶端,还是顶端那象牙塔的顶端,影片中处处可以看到他的傲慢之气,对工作人员指手画脚,对外星人当人渣一样看待,想杀就杀,想打就打。不料当他突然变异了以后,身份急转而下,成为了生物链中独特的一环,人非人,连外星人也不是,垫底了。这时候,他才绝望的发现,自己曾经信赖过的,仰仗的,拥有的,通通变了样。等待他的,是冷冰冰的目光,机械性的追捕,和手术台上的解剖刀。完全不顾他的生死,没有人会因为他曾经的身份放软手脚,下了台,就成废物。
    这转变究竟从何而来?也许变异了的Wikus自己也发现了:别人和他说话的口吻,正是他自己从前对人说话的口吻。其实这种冷漠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只是他没有留意到而已:在为Wikus开的祝贺PARTY上,他是主角吗?不是!主角是MNU主管这个主题,当他被黑色汁液痛得七荤八素的时候,PARTY上又有谁真正在意过?在Wikus变异后,他的岳父不但没有袒护自己的女婿,甚至利用电话监听来搜寻Wikus,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人情的冷漠,在Wikus扶摇直上的时候已经或隐或现,直至他的毁灭,更是能尝到触骨的冰凉。
    导演借Wikus的前后转变,对于人性的探讨呼之欲出。之类的科幻片,剧情并不重要,特技是良好辅助(大虾们特技效果果然出色的让人恶心),但是看过之后能直达心中的,永远是那个主题。人性是什么?是大鱼吃小鱼,是持强凌弱,是傲慢,是自私,是无情。第九区只不过是一张标签,怕就怕人们将他划入了DEATH ROW,一旦被唾弃,就不择手段地选择毁灭,打入18层地狱永不超生。原罪不过如此。
    最后八八这种新闻采访式的拍摄手法,画面有点抖,但是这样的形式最大的好处就是很快概括出故事的大线,Wikus之前傲慢的工作作风也在聚光灯下暴露无疑。但是总觉得影片前端这样的处理太多了,看的眼睛闪,少一点点会更有效果。

微信公众号:xuanmingjiuguan

随着矛盾的激化,一个叫做MNU的国际联合组织介入。准备以武力、威胁的毫无人性的方式将这些被人们认为毫无人性的外星人,赶到一个类似于集中营的地方。这时男主角Wikus出场,一个小人物终于可以担任城管队长,负责第9区的外星人整体搬迁事宜,既兴奋又紧张,还很敬业地挨家挨户去敲门,让外星人在搬迁文件上签字。

周二晚十点·几句荒唐事·一碗正经酒

最初,Wikus是为自己的工作而自豪的,他想尽各种方法,威胁、利诱使这些龙虾人乖乖地搬迁,戏剧性发生在他被感染以后,他成了半人半虾的物种以后,立即被一个塑料袋封住运送到一个完全没有人性的外星生物研究基地,总指导竟然是他的岳父。这个基地里他被迫参与各种外星武器的使用测试,甚至射杀一脸无辜的龙虾人。最后轮到他自己了,他身体的每个部分,包括心脏、血液、皮肤都有着上千万美金的生物学价值,当他的岳父下令省去麻醉步骤,直接开膛破肚,以最快的速度把他的心脏挖出来作为生物学研究的时候,这个懦弱的人终于反抗了。

欢迎关注·不宜酒留 ---------广告结束,我让路-----------   对于《第九区》的相关资料,现在最热门的是来自于所谓官方FAQ精华的转载。如果剧情的设计真如这些所说,那么的确会对影片在剧情上的理解起到很大帮助。外星人、飞船、尖端武器、暴力血腥……外壳之下的《第九区》相当吸引人,牛逼的特效、激烈的战争场面……太多的商业元素也体现在这个地方。不过如果仅仅拘泥在这些娱乐点上,也就太浪费这部片了。消费刺激点的外壳下面,更深层的东西明显更值得琢磨,这也是外星人与地球人这个被拍烂了的主题里,新出现的一个亮点。   一.情节线索   外星人主船误入地球,并且来到了约翰内斯堡这个城市的上空。在疑似出故障的情况下,于空中悬停了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后人类穿着生化防护服荷枪实弹地进入飞船,发现了一批貌似经过一场灾难的外星人,并且数量众多。   转移到地面之后,这群外星生物被安排在离约翰内斯堡不远的一个聚集地,这个聚集地里还生活着有武力装备的另一群尼日利亚武装恐怖分子。在此经过了二十年的时间。二十年里,人类和外星人首先有了语言上的互通,但是进而有了互相抵触甚至冲突。   随着矛盾的激化,一个叫做MNU的国际联合组织介入。准备以武力、威胁的毫无人性的方式将这些被人们认为毫无人性的外星人,赶到一个类似于集中营的地方。当然,整个过程通过大众媒体报道被渲染成为是一种既对约翰内斯堡市民有安全保障,又能够对外星人提供基于平等、合作的安全转移。   电影的主人公Wikus,即这一次行动的主要执行长官,经历了从权力的执行者到权力的被害者,再到权力的反抗者的整个过程,具体的意义会在后面说到。   故事的结局以两个外星人主角回到主飞船为结束,当然在此同时,遗留了数百万的外星人在约翰内斯堡旁的这一个区域里繁衍生息。   二.主人公Wikus Wikus是一个极其富有性格特征的人物。无论是情节的串联、故事的发展和意义的表达,这个人物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首先是性格方面,话痨、油嘴滑舌而又略带一根筋的特征里包含了一个势力而又懦弱的性格(极其像我们身边的诸多公务员……)。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美貌善良的妻子和一个掌握MNU大权的岳父。这种善于表现乃至拍马屁,以及拥有权势的家庭关系,似乎对他成为这次驱逐行动的执行长官起到了一定且是不小的作用。 前面说到,在全部故事发展中,他经历了从权力的执行者到权力的被害者,再到权力的反抗者的整个过程。具体的来说,从身份方面,他从一个人类,到一个半人类半外星生物,最后到一个纯粹的外星生物。而他对自身的身份认证到感情变化是重点。 身为人类之时,实际的执行能力和他本身的性格决定了,他对于这些外表肮脏品行败坏的外星生物,不会具有任何的同情心,更谈不上什么尊重其生存权利的问题,对于“驱逐”这一目的,他不择手段并且毫不留情,但是外表又不是纯粹的残酷(如那一位上校一般),而是一种狡猾的残忍。 身为半人类半外星生物之时,自我的认定首先产生了激烈冲突,崩溃带来的是一再的否定。但是这种状态在他还来不及发展或者说做调整的时候,迅速的被改变了。作为带有外星人身份特征的一个人类,他已经变成了怪物。从诸多的情节里可以看出,他的新身份对于其他人(这包括MNU,即权力的最高支配者和普通老百姓)有了更特殊的意义,这种意义冲破了他本来作为人的许多本质。比如说他带来的是传播感染病毒的可能,带来的是对生命的威胁,带来的是一种愈演愈烈的集体无意识的恐惧;而对MNU,以及背后的追求权力及利益的人来说,他身上充满了科技效益,而这种科技效益归根结底来自于巨大的经济效益。于是他变成了一个科学实验品,纯粹的科学实验品,而非带有众多人类本质(如人权)的一个生物体。最终极大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折磨混合在一起,得到了爆发。求生的意识迫使他来到了第九区这个外星人的聚集地,睡在垃圾堆里,咽下腐败的食物。 在此同时,他对身边的外星人的感情发生了变化。但是这种变化并不是迅速和彻底的。这是一个矛盾的过程。他在长时间里仍然完全的不信任身边这些肮脏的“低等生物”,对于红虾和红虾的孩子,他能够控制自己平心静气的所有力量来自于对“变回人类”这件事的希冀。当身边所有的人都不再信任他,当自己的妻子也变得软弱摇摆不定而非坚决的支持他和爱他,“变回人类”是拯救一切的前提和基础。 当一切的希望破灭之时,他发现这些外星生物同样拥有和自己一样的生活追求。权力的反抗者身份出现,导演给了他一个让观众解气的机会。尖端武器的掌握让他在最后的时刻变成了一个具有拯救功能的英雄。 而结尾,身为一个完全的外星生物(变种完成)的状态,在片末里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手拿的由垃圾折成的花朵,同他妻子之前手中拿的同样是他制作的花朵礼物相联系,我们知道他仍然极其牵挂这个最初摇摆不定,但最终仍然爱着他的,也是这个世界上到现在唯一支持他的妻子。并且有理由相信,他会寄希望于红虾那个“三年之后再回来救他”的承诺。   三.符号的代表: 同其他具有深意的电影一样,故事的意义并不是通过直接叙述表达的,而是积累在一个个的具有内涵的符号上。导演通过戏剧冲突和矛盾的扩大化表现了对于人性的探讨,这种扩大化并不难理解,甚至可以说稍微留心,就能够显而易见。 比如为什么会选择约翰内斯堡这个南非城市作为故事发生的地点。具体的说,为什么会选择在约翰内斯堡郊区这个贫民区里进行发展,是很显然的。社会阶层的两极分化,以及这种分化所带来的矛盾,以弱势外星人的出现,得到了充分表现。贫民窟里的人以及这些人所带有的文化特征,同整个城市的上层人士和主流文化产生分歧,前者被后者不齿。贫富差距和随之带来的矛盾,在现代社会里,除去真正的主动调节之外,通常依靠一切手段来安抚。这些手段包括大众传媒,以及一些社会福利方面的安抚政策。似乎,在这样的状态下,能够追求一个总体上的平衡。但是如前所说,这种平衡在弱势外星人的到来下彻底被打破了。这些外星人(据所谓官方FAQ的解释是一群漫无目的的失去了中枢领导层的工兵),他们的生活完全基于一种对生存的本能追求。这种追求在没有文化教养的前提下,变成了暴力、恐怖和残忍,如抢劫、谋杀等等。换句话说,这不正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的扩大化体现吗?外星人这个身份符号在影片中成为了透视社会的放大镜,社会矛盾极其根源在他们身上一览无遗。挡在进军聚集区的兵车前面的人权组织,似乎成为了笑话,他们不过是在对肮脏的暴力的“本该被铲除”的外星怪物做保护诉求。但如果这些人权组织身后是一个人类的充满诸多暴力恐怖的贫民窟,又有多少人能够对他们报以理解和支持? 又比如一个显著的比较。贫民窟里人类武装恐怖分子的首领,期许于能够吃下主人公变异的外星人手臂,而补充自己的能量(下身瘫痪),完善自己的能力,最终获得自己要追逐的权力和利益。城市里衣着光鲜具有知识的科学家,以及他们背后的权力支配者,毫不犹豫的对主人公做残忍的磨灭人性的身体实验,最终想要获得的不正是同样的权力和利益吗?只是相较于前者的身体残缺而言,后者所代表的更是一种人性的残缺,和这种残缺反映在我们肮脏制度上的不合理。这样的主流文化支配者把那些武装恐怖分子,在媒体渲染下表现为邪恶、残酷的代表。但他们无论从过程还是结果上,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作为普通的百姓,约翰内斯堡里的居民,无非在各种大众传媒和政治语言的幌子下,集体无意识的被彻底左右。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以一种非主动的形式被灌输。 那么你同电影中的这些人,是否又一样呢? 四.影片的意义: 正如开头所说,在真正的意义下面,一切的娱乐元素无非只是吸引人眼球的工具罢了。那些血肉模糊、武器炮弹、外星飞船,都只是外表。导演对人性的探讨,以主人公的故事和情感发展为线索,跑出了一个极大但是又极其浅显的困难问题:什么是生存?什么是人性?两者的关系又是什么? 网络的出现让我们这些普通大众,更容易地发现,原来世界上其他角落的人,同样和我们面临一样的问题。这种根本的问题,无论是什么社会制度,无论是什么环境背景都无法被改变和左右。而这也是从真正含义的人类产生之初,就一直持续着的问题。 外星人在主人公的帮助下成功登上了回家的路,得到了救赎。遗留在地球上的其他外星人,哪怕是这个由人类彻底变异为外星人的主人公,我们有理由相信也会在片中红虾所承诺的那样,在三年后得到拯救。 但是贫民窟中的那些人呢,社会最底层的那些人呢?对于他们,到底应不应该抱有希望,或者说这样的希望又在什么地方?影片结尾主人公手中的那朵花,只是“希望”两个字的代表,而非一种指明,包括导演、包括我们所有的观众、包括这个社会上的所有人,都不能清楚地指明有可行性的道路。 但至少,能够有对于这样的“希望”的讨论,可能就是“希望”本身吧。

Wikus逃亡到第九区,当他自己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才能够真切地体会到那些龙虾人的境况。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贝塔先生地球上重复发生的故事,科幻外壳下的。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又是一个披着科幻外衣的地球故事。

是否只要动机够崇高,某部分人就可以夺取另一部分人的生命?

你是如何判断动机的崇高性?同理,你又怎么判断自己道德的正义性?

某个民族低劣愚笨,为了提高全人类的素质,杀还是不杀?——纳粹诞生了。

某一个钉子户挡住了城市发展的进程,拆还是不拆?——每天都在发生着。

某些人为了占有更多资源,是否可以剥夺另外一些人的出生权?——计划生育制度。

影片结尾,第9区消失了,第10区又出现了,地球上的事总是在重复发生。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地球上重复发生的故事,科幻外壳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