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惜苦瓜都曾经是玫瑰,太极旗飘扬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可惜苦瓜都曾经是玫瑰,太极旗飘扬

由于一向对战争片不置可否,以至于象《拯救大兵瑞恩》这样大名鼎鼎的影片只看了几篇介绍和评论就认定了其中矫情的成分。无可否认若不是因为张东健,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下载《太极旗飘扬》来看,而事实证明,我没有信错人。
说实话,这部片子的情节并没有太多新意。感情笃深的俩兄弟被迫上了战场,为了能让弟弟这个全家的希望早日退伍,哥哥不惜自告奋勇以身犯险,但在屡立战功被授予太极勋章的过程中,哥哥渐渐被荣誉冲昏了头脑、丧失了善良本性,甚至由于怀疑未婚妻的忠诚致其被杀,后又以为弟弟烧死,打击之下终于崩溃,投向敌军,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杀人机器,直到亲眼见到弟弟活着恢复了本性,却最终为了掩护弟弟而战死。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多次出现对战争时期政府政策的批判以及对平民和军人的伤害,相对来说显得更为真实。兄弟之间的情谊和他们的命运是本片的主线,可是谁又能不反思这场所谓的战争意义何在,敌我本也是兄弟不是吗?可笑,可悲,可叹。我不想谈所谓政治。
战争历史是不变的,取材历史的故事是讲不完的,而塑造鲜活的角色、多元的人物、复杂的人性也是影片成功的关键之一,这部影片就是以人物取胜的例子。饰演哥哥的张东健无疑是本片最大的亮点,哥哥性格复杂命运多舛,这样一个有难度的角色给了张东健很大的表现空间,无论是面对弟弟和未婚妻的温柔保护、还是战场上的英勇顽强对于他来说都是得心应手的,倒是虚荣自私和杀人如麻时的他更显功力,尤其是影片最后,以北朝鲜队长身份出现的他,甚至与弟弟展开殊死搏斗,那种没有一丝感情只有杀死对方的冷血眼神着实摄人心魄,而终于被弟弟唤醒时瞬时难以置信的眼神不由对他的演技大加赞赏,庆幸、惊喜、惭愧、内疚,百感交集的复杂情绪交织呈现,最后化为最后一次保护弟弟的坚定信念。战争不相信眼泪,却无法磨灭亲情,哥哥倒下的那一刻我被深深震撼。最后不得不骂一句,这死命的陈凯歌在《无极》里毁的最成功的演员就是张东健!

此部电影票房飘红,非常卖座。这与主题是分不开的,更重要的是导演所站的立场很客观。影片中士兵们得知美军援助韩国时,兴奋欢呼的如同自己国家的援助到来;北韩士兵嘲笑南韩是美国的傀儡的话(具体忘了怎么说的);被抓走充当士兵敌我不分的立场,国家的灾难与我无关的态度,这一切都没有虚假大韩民国一贯热爱的浮夸。
看这类型的战争片,很多好片都会让我感受到生命的珍贵及转变对生活的态度。但此片中为让我感受到,或许此片命名“兄弟情”一类的名字更多呼应。中间段不断胜利的情节略微枯燥了一些。Ps,战争戏晃得我眼睛疼,飞机撞土堆,效果有些假。

                             ——《太极旗飘扬》影评
   《太极旗飘扬》以考古挖掘引出了了朝鲜战争期间生活在普通家庭中的哥哥振泰为了保护弟弟振石在硝烟弥漫的战场厮杀甚至不惜被人误会历经种种兄弟二人终于和好的故事。该片曾获得第五十届亚太电影节最佳影片奖。
  其实在题材方面《太极旗飘扬》并没有太多的新意:年轻的兄弟被迫奔赴战场,哥哥为保护弟弟抵死奋战得到太极勋章却在在赫赫战功中逐渐迷失,在未婚妻惨死,误认为弟弟在大火中丧生后终于崩溃,投向了自己曾痛恨的共军。最终在战场上被赶来的弟弟唤醒意识,拼尽自己最后的力量保护弟弟,在战火中倒下。战争题材像是亘古不衰的话题,反反复复出现在大荧幕之上,而它却又好像比《拯救大兵瑞恩》多了几丝柔情,比《集结号》多了几分惨烈 ,比《兄弟连》多了几点无奈与辛酸。
   一个眼神
  影片中振石的成长几乎是给我最大震撼的地方。昔日在奔赴前线列车上手足无措眼神清澈的少年,在战火的洗礼中逐渐成长为那个从医院中走出执意奔赴前线看望哥哥,目光坚毅而又隐忍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导演刻意为之,振石出现在战场上的情节并不多,第一场战争时那个被纷飞的战火吓得心脏病复发的小男孩,在最后寻找哥哥的战争中,终于戴上了“主角光环”,从容杀敌。
  无情的战火,它燃烧了和平,燃烧了生命,也燃烧了这个大男孩眼睛中曾经的懵懂与怯懦,赋予了他岁月沉积的执着与孤勇。
  两种人性
  在残酷的战争面前,人性深处所隐藏的自私、贪婪、怯懦终是暴露无疑。兄弟之间因为误会产生隔阂,而本是同根生的民族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自相残杀,人性似乎都在纷飞的战火中扭曲起来。极喜爱张东健塑造的振泰形象,他清醒过,迷失过,他甚至沦为杀人机器过。然而脑海里有个念头一直在告诉我自己,他同那些无情的指挥官枪决员不同,他铮铮铁骨的外表下,有那样一颗爱着弟弟守护着弟弟的心。
  难忘影片最后,误认为失去弟弟投靠敌军的他,甚至与弟弟展拼死搏斗,所有对弟弟的爱与怀念都化为那种要把“南韩狗”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恨,而终于被弟弟唤醒时瞬时庆幸、惊喜、惭愧、内疚,百感交集的复杂情绪交织呈现。与那些泯灭了人性中最美好的部分的人不同啊,哪怕杀尽了同胞,振石对弟弟无言的爱,明明是昏暗的年代中,最光明的部分。
  四场战争
  《太极旗飘扬》主要记述了四场战争,多采用近景和中景的拍摄,极真实地还原了战争惨烈的场面。不论是最初的大场面的轰炸,还是最后在高地突击时的近身肉搏,迫击炮的轰鸣声,和战士的惨叫声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人的耳膜。仅仅是电影已如此让人揪心,战争究竟带来了怎样的毁灭。
  
  曾经他们也拥有温暖的家庭,曾经他们也拥有人性中的至善至纯,曾经他们也拥有明媚的笑脸和充满生气的眼神,终是被战火褪去了一切,枯萎了容颜回过头只有战争的苦涩。飘扬的旗帜啊,你可曾知道,你阴阳相合的图案背后,掩盖了多少玫瑰花。            

   “天色是这样的阴沉,又逢时停时续的雨,迈入历史的门槛而感受着昨天的沉重,在我,成了一桩无所抗拒的事。”
    站在时间另一端的我,看到的仅仅是这些 “战争、死亡、 血腥”,别无他物。哭泣时没有眼泪的人们,此刻绝望了吗?
   记不清什么时候第一次看到的这句话,只觉得把它放在这里很合适:合适这个故事,合适故事的心情,合适我的心情,只此而已!
   不知是什么原因促使我看这部电影的,也许更本就没有原因可说吧!《太级旗飘扬》,对我而言,只是一部电影,又不只是一部电影。仅此而已!
故事:中国说“抗美援朝”,姜帝圭说“死亡 残酷”。
    并不复杂,讲一对兄弟的故事。战争开始后,他们在投奔舅舅的路上被拉进了战场,哥哥为了能拿到最高级别的武功勋章好让弟弟能退伍,不顾一切,哪儿危险去哪儿,也罔顾别人性命,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好。弟弟反对哥哥的做法,与哥哥渐成陌路。打仗途中,他们回到了汉城,恰巧此时哥哥的未婚妻被当成共党要被人枪毙,两兄弟奋力也没能将其救出,反而被抓。后来,关押弟弟的地方被放火烧毁,哥哥以为他被火烧死,遂投奔了北朝鲜。哪知弟弟侥幸逃出,在得知哥哥的背叛后,思量再三,决定只身前往前线,要求见他。哥哥没见到,攻击却开始了,两兄弟在战场上兵刃相见,最终两人相认并和解…也许不完美才是生活的真谛,故事的结局也不完美:哥哥以自己的死换来了弟弟的等待!
战争:“任何战争都是对人的战争,而不是对敌人的战争。” 导演姜帝圭这样定义着战争。
   在时间另一端远观的我,无法和他们的命运融为一体,无法亲自体验,所以我用电影来代替。脑中以前的1950是“抗美援朝”,现在呢?现在是战争,是血腥,是死亡。并不是没有了爱国的激情,只是不想再否认,不想在死亡的气息中大声说着那些看似无比正义的言语。我的周围,到处都充溢着“抗美援朝”,说那是中国为了保卫祖国而进行的一次伟大的征途。不想,也不再愿意在这种思想里堕落,于是和姜帝圭导演,还有千千万万的人一起,我们说:那是一场血腥的屠杀,在那里,我们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一切。
    我不是任何战争的见证者,但却是任何战争的厌恶者。没有否定我国“抗美援朝”的必要性,只是作为人,不想有战争。《太级旗飘扬》,尽管网上充斥着对它的攻击,说它是“一部蹩脚的抄袭作”,也不能进入我国电影院公开放映,但它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看过很多关于战争的电影,但都缺乏对它们的回忆。而《太》,撇开以往对国家,意识形态等政治因素的关注,仅仅从人这个群体出发,表达了人性中最重要的“亲情”。
    作为个人,战争永远是被排斥的。国家、政府总是在需要的时候对他的人民说“为了国家,为了你们的以后”而要他们去参加战争。但是人类是单纯的生物,他们不想无缘无故地死,他们要和亲人在一起。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太》是一个很大的成功。它摆脱国家意识形态等一切的制约,而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整部影片的大背景虽然是血腥的战争,但导演却把主导放在兄弟间的亲情上,把战争浓缩为个人的演绎。
    战争总是被人憎恨的,一部影片所要向人传达的仅仅只是战争本身或任何一方面的话,都是不会获得成功的。人都是感情的动物!
人物:“剖开历史磐石般的外壳,我所注目的是曾经活在里面的人。他们创造史实中最有血肉、最为柔软的部分。我更适于以这种方式进入思考的过程,回述过往的一切。”历史是如此,电影也是如此。
   《太》中重点塑造的是镇泰和镇锡两兄弟,当然英顺在里面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影片在着一点上应该说是成功的:没有把塑造重点放在某个成功的历史为人或是某一领导人身上,而选择了千万士兵中的两人。正由于他们是“个人”,他们首先考虑到的是自己以及和自己有关的一切。他们仅仅是人类,不没有多么超凡脱俗的崇高思想。
    镇泰:哥哥的责任使原本善良的他变成了战争的疯子。他是当时众多矛盾的结合体,但他能想到、做到的只有“保护弟弟,让他回家继续读书”。于是,他想着得到勋章。每次总是抢最危险的任务,所有的一切只为了自己的弟弟。为此,他可以把枪口对准自己往日很照顾的邻居,可以在战场上对自己的乙方开枪。不是他残忍,只是“战争中没有好人,即使是善良的人们,到了战争中,也回成为身不由己的自私者”。一切都不是他的错,错的只是战争,这该死的战争!
   镇锡:战争的见证者和追述者,一个理想化的角色。影片赋予他的单纯、理性都是观众所期望的。作为弟弟,他很爱哥哥,但他的爱是以一种异于哥哥的方式出现的。“我们要一起回家!”他爱哥哥,在看到哥哥由于自己而变成战争狂之后,他有过悲痛,有过失望,这些影片中都有表现。哥哥要战俘们互相撕杀,只有活着的一个才有饭吃,他愤恨这样的哥哥,但又无能为力,只有把一切发泄在自己身上。他心目中的哥哥已经变了,所以那一晚他是怀着愤恨回家的,在面对英顺姐被抓时,胸中的恨意再次被点燃…“是你害死了英顺姐”,在这里,对哥哥的恨意又加深了。也许亲情就是这样,即使之前的你是多么的恨他,但在读到哥哥写回家又被退回的信时,他不顾生命危险去敌营找哥哥。“是为了我哥”,他不加伪装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冲向敌营…
  英顺:“我不想死!”躺在自己爱的人的怀里时,却是在自己将要死的时候,她不想死,她想和大家一起活着。英顺在影片中没有太多的戏份,但又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她的存在代表了战争中多数普通老百姓对战争的态度。“有白给的粮食当然要了,难不成要我们活活饿死不成?”是的,百姓是很实在的,也是最无辜的,每场战争的最大受害者都是百姓。就酸他们不死在枪林弹雨中,最后大多也会被活活饿死。当听说了有免费的粮食可以领时,英顺毫无顾及地去领了,她不想全家人被饿死,她不想死。所有的百姓都不想死在战争里。影片通过她一个人的口,道出了广大人民的心声“我们厌恶战争!我们不想死!”
结局:“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摊开掌心,只有掌纹延伸。”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兄弟两打成一团,弟弟疯狂地想要唤醒哥哥,而哥哥却要置弟弟于死地:在他脑中,弟弟已经被火烧死了,在他眼前的只不过是杀死他弟弟的帮凶而已,他无法摆脱哪个事实…在哥哥终于被唤醒时,他所想到的仍是要保护弟弟,让弟弟平安回家。为此,他又把枪口对准自己的战友…望向弟弟的眼睛里到底是什么,我无从说起!最后,他就蜷曲着倒在了那里,直到50年后,弟弟趴在他的尸骨前…
    影片的结局,哥哥为了最初的爱,保护弟弟而死。最后的哪个眼神到底是怎样的呢?恐怕我们都无从谈起!
    这样的结局,是喜?是悲?不是局中人的我们只能沉默。
    “流罢泪,才明白,原来简单安详的生活,才是世间最大的奢侈。”

两个人物对比,确实很有意思,除了兄弟情外,性格基本完全相反。战场上的张东健英勇杀敌,积极主动,心狠手辣,不念旧情。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两人的冲突从小地方开始铺垫,一直等到遇到了老友,一个要杀,一个要留,老友死亡,从此处元彬对张东健的情感冲突达到第一个最高峰。第二个最高峰在张东健的犹豫下错失救未婚妻的机会,未婚妻的死亡与元彬之后的被杀放火,使张东健的情感冲突达到最高点,同时所做的选择也表明了这个人物对弟弟深沉不可言喻的爱。无论效劳哪个军队,他的敌人都是对自己亲人不利的那一方,这个点的人物刻画是非常成功的,瞬间将整个人物的形象塑造起来,弥补了前面张东健性格有些模凌两可的局面。

第一部将我领入韩剧的是《天桥风云》,当时的张东健帅气、浑身发光,但我从头至尾的关注始终都在男主角上,在之后张东健拍了很多片子,但我从来没有将这样一个重量级演员认为如何重要,一直等到他结婚、发福,又变瘦,演了一部《绅士的品格》,我开始疑惑究竟张东健的真实性格是否如同金道振,或有些影子,在抱着这样的疑问看完太极旗,得到的答案是张东健实打实的演技。

影片的正反角色很明确,冒死也要得到勋章送弟弟回家的张东健,无法理解哥哥所作所为的元彬。两人对事情不同的看法以及选择支配着整个故事的发展。一个人物的性格凸显在于在艰难情况下所做的选择,这样来看两兄弟,显然两人永远都是无法得到统一的。

太极旗的镜头数量非常多,时常在几秒钟内便不停的转换镜头。影片开头非常紧凑,尤其是进入回忆的开头一段,镜头进入集市,第一个情节,张东健喊着“皮鞋”,之后元彬对呼上场,两人追打玩闹,凸显兄弟两人的感情;第二个情节,两人在一家皮鞋店停下,张东健的皮鞋梦,与元彬的上学梦,送钢笔;第三个情节,冰淇淋交代了哥哥对弟弟的疼爱;第四个情节,乘电车回店铺,未婚妻的一个拿手绢擦脸动作,交代了张东健和她的关系,以及未婚妻领取免费粮食,交代当时时局。这个精准蕴含了大量信息的一个连贯的时间段内情节,非常值得学习及效仿。如果此情节用一个长镜头来表现前三场或全部,估计会很牛逼。

    张东健对于勋章以及弟弟回家的态度是十分明确地,最明显的便是最后的结尾,张东健得知弟弟还活着,拿起枪反射同盟军。当然这个人物并不是如此的单纯,从台词中透露,张东健对于自己擦皮鞋以及母亲工作一起供元彬念书是为了完成父亲的愿望,这包含着哥哥对弟弟的爱,同时也是长兄对于一个家庭的承担及延续。对照后半段张东健说的自己也想回家,没有人是心甘情愿死的,在张东健身上求生的愿望是强烈的,但由于家族的担子及自身的责任使他的目标首先定在了送弟弟回家。此外,在战胜一场场仗后,很明显能够看出目标逐渐的将张东健吞噬,使他只看到眼前以及不利于自己与弟弟的形势,而不管任何人情冷暖。

对比元彬一些耍酷的镜头,张东健整部片子中基本没有耍帅,不过元彬本身却是很帅,张东健当时脸肿的很土。

   故事设定了一个体弱善解人意却固执的弟弟,元彬的态度也非常明确,不愿意独自回去愧对家人,也不愿意哥哥牺牲。他接受过文化,受到哥哥保护,体弱,同情心强。对比张东健收敛的感情,元彬有很多场表现人物性格情感演技的戏,其中有两场比较明显的持枪打人的戏,第一次他下不了手,反被敌人压倒,第二次他还是下不了手,只能不停的打空白墙。这两次足够说明这个人物的性格,过于善良、下不了狠心,在战场上无法成大事。

 韩国电影以文艺片较为出名,这类的战争题材很少有能够跑出国外,此片毋庸置疑,对于韩国来说,小题材下的大题材、大制作、大背景,已经属于上乘佳作,就像我国的《金陵十三钗》,虽然这属与中外合作,但也有一样的意义,能够拍得出好莱坞的大题材片子,虽然还在路途中。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可惜苦瓜都曾经是玫瑰,太极旗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