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在现实或戏里,成了一颗炮弹

- 编辑:金沙城中心 -

活在现实或戏里,成了一颗炮弹

       有些人要在自己的功劳薄上,记上自己的一笔,也不用这么着急嘛,哈哈,这句话也适用在外国,真可笑!这个世界太不完美了。
    刚开始,以为是一个很没意思的片子,像那个中国明朝东厂太监,收服了十三鹰,然后血雨腥风的,杀手生涯将伴随这个小男孩。没想到是这个强盗不是个太监,不但不是个太监,还是个十足的男人,如果他没有前面那段历史,他是一个好父亲。父爱和母爱对人都是不可缺少的,看看那对幸福的家庭母亲骂骂孩子,父亲说没关系,爸爸还是爱你们。嗯,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这个男演员叫,凯文.科斯纳,好吧这个片子也让我记住了这个硬汉。

太监是不是国粹?

 
看了《春光乍泄》,期待已久的一部片子。有人说:“王家卫的片子都是穿越时空反复的描写一个爱与纠缠的故事。”当然,这部也不例外。只是,这里面的一对恋人是两个男人。

看了《让子弹飞》之后,感觉总体还不错,剧情简洁明了,台词风趣幽默,人物刻画入木三分。然后。。。没了。
平安夜的晚上,几个朋友谈到这部片子的时候,对这部片子大家赞赏,甚至有深刻的政治含义于其中。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好惶恐地回去将片子再翻看了一遍。

让男人变得婀娜多姿、扮演花旦,这是不是国粹?

看似同性恋在中国大陆还不为大多数人接受,但“同性”这个概念的产生确有一段历史了,相传,古时就有“断袖”之说,说的就是一个皇帝与一个太监之间的爱恋(真是匪夷所思!)。

其实这部片子最大的特点无非是真实。剧情近于荒诞,内容却真实的近乎残酷。
真实的男女性情:“若是夫人有任何要求,兄弟我也决不推辞!”
真实的官场原型:“不搜刮民脂民膏?你当过县长没?”
真实的经济活动:“你是想站着,还是想挣钱?”
真实的国民性格:“谁赢他们帮谁。”
真实的人生理想:“我就是要站着把钱给挣了!”
真实的曲终人散:最后黄四郎倒下了,钱也分了,可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没有连招呼都没提前打一声就去上海了。霜心啊。。。

片子虽然以梨园为题材,却不像近年几个类似的片子做作。

本人对同志没有任何异议,这完全是人权问题,一个人的性取向与其他人无关,同性间的爱与异性间的爱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差别,都是爱情,都是纯洁的,都是值得尊敬的。

影片真实却不屈服于现实。
一个是流落风尘的妓女,一个是阿谀奉承的小人,一个骚有骚的贞操,一个贱有贱的尊严。
男儿膝下有黄金没什么值得跪下。张麻子的人生理想是在残酷的现实中站着挣钱。可又不仅仅是站着挣钱,钱挣了又分了。影片的结尾,他骑在马上,山的那边,仿佛还有什么。
万里雄帆扬古道,一支梦笔写悲鸿。

也绝不会预见后来剧情,搁现在该是禁片了吧。

再来说《春光》,这部片子延续了王家卫的一贯作风,灯光,音乐的处理,蒙太奇的手法的运用,晃动迷离的镜头……说实话,这部片子有些混乱。

真实,本该是艺术作品最基本的属性。单这部作品上映不过8天,票房轻松突破3亿,并且好评如潮。既满足了腰包,又没有曲意逢迎,真正实现了站着挣钱。
不知何时开始,中国的知名电影走出了一条非常有特色的大片道路,巨额的投资+豪华明显演员和群众演员阵容+精湛的电脑特技+虚无缥缈的主题。最后一项的存在使得前三项的存在毫无意义,甚至起了反作用。就像一个太监,生的高大魁梧,英俊潇洒,半开的领口还露出少许胸毛,可是。。。他还是个太监!
在这个时候,《子弹》横空出世,做了一个简单的加法:精湛的演技+真实的主题=成功。其实他只是个正常的男人,但是在一群阉人里面,他成了猛男。中国电影界太需要正常的男人了。
正如老罗所说,他只是一点勇敢而已,但是在普遍懦弱的中国媒体面前,他看起来很勇敢。

棍棒教育、洗脑教育、一刻不停的愚化、奴化

王家卫很会选用演员,气质有些犹豫的梁朝伟,三分风流的张国荣,孩子气的张震,片中没有女角色的出现,这三个男演员把这个片子诠释得淋漓尽致,足已!

有人把《阳光》归为意识流,《鬼子》归为现实主义,而《子弹》是荒诞派。但是我更愿意称《子弹》是超现实主义,就像毕加索,就像达利,内容荒诞不经,却最现实、最客观的显示了事情的真面目。好像有点抬举姜文了,但是姜文这样的男人,连男人都喜欢。

陈凯歌这个片子,胜过张艺谋的《活着》。

片中的黎耀辉(梁朝伟)和何荣宝(张国荣)是一对同性恋人。两个人的性格迥异,多次发生矛盾。每每感情矛盾过后都是何荣宝的那句“我们从头开始好不好”而复合。两个人从香港辗转到阿根廷,开始了一段异国的生活。在阿根廷两个人分开生活,黎耀辉拼命挣钱,在酒吧里当waiter,在饭店里当厨师,在屠场当屠夫。。而何荣宝则整日和一群鬼佬混在一起。何荣宝受伤了,来找黎耀辉。可以说黎耀辉这个角色是被人们喜爱的,他时时迁就着何荣宝,帮他擦身子,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陪他晨练。而何荣宝就像一个任性的女孩子,时时“撒娇”,在黎耀辉发烧的时候还要他给自己做饭。

金沙城中心 ,这么高的票房简直是活该!

我想会留着片子,给后人看看,曾经这是个何其卑鄙、残暴、无知、不知悔改和宽容的民族。让他们看看,清朝后,狂风骤雨的黑暗。

后来,何荣宝的病好了,但是两个人之间感情也出现矛盾了。影片中黎耀辉独白到“其实在何荣宝生病的时候是我们两人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也许,同性恋注定了要有一个悲惨的结局吧,试想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平稳,两人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看法,可以不考虑家庭后代,但是双方的家长又怎么可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呢?在何荣宝走后,黎耀辉也打算回香港了,有一个晚上在电影院他也找了个鬼佬,他说“一直以为自己是和何荣宝不同的,但寂寞的时候人都是一样的”。在后来,黎耀辉果真来到了两个人梦寐以求的大瀑布,他仰望瀑布,氤氲的水汽将他打湿,与此同时和荣宝租下了黎耀辉的小公寓,把它打扫得干净整洁,还把黎耀辉买的香烟摆放整齐,在门口等着爱人的回来,望眼欲穿。

其实两个人一直都是相爱的,但是性格使他们最终不能在一起。黎耀辉回到了香港,祈求着父亲的饶恕。故事中间还穿插着一个角色,那就是小张(张震),他是黎耀辉打工时的同事。个性的叛逆,他离家出走,孤身到异国,一路走走停停。他来到了最南面的灯塔,他把黎耀辉的不愉快留在了那里。王家卫很善于留一些空间给观众,譬如,黎耀辉到底在小张的录音机里留下了什么,除了那哽咽的哭泣。还有,黎耀辉在给父亲打电话说了什么,父亲是否原谅了他?这都能勾起观众对此的玩味。

本片的一大特色就是灯光的处理,在电影开始的20几分钟黎何二人在一起时是黑白的,后来分开了,慢慢苦有了颜色,在黎耀辉打工的时候主要是一冷色调为主,蓝色,绿色。。在后来就是快要结束的时候全篇则以橙色为基调。

另一特色就是音效,这也是王家卫影片不能不提的。记得《重庆森林》里面的那首《加州之梦》,是本人非常喜欢的。《春光》里面的音乐也是很棒的。

本文由影视界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活在现实或戏里,成了一颗炮弹